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幻月恩仇录
幻月恩仇录
天明得令,忙将颀长的双腿捞在手中挽住,压上身去挺动臀部就是一通乱戳。 
  「轻些!轻些儿……」幻月圣后急忙叫道,眉心紧紧地纠结成一坨——原来 淫水尚未沁出,硕大龟头陷进穴口没头没脑地蠕动,加上幻月圣后肉穴较常人为 小,不论如何只能塞进个龟头去,进退之间甚是艰涩。
 
  幻月圣后往后缩了缩臀部让龟头脱出穴口,又推了推男人胸脯,插下两手来 掬住龟头重新抵在潮湿的穴口上,颤声说道:「公子不要胡来,先挨磨一番,然 后徐徐而进。」
 
  「胯下不须留情,还不是圣后自己说的?」天明话虽这样说,却依言耐住性 子,宛转着屁股缓缓地挨磨。
 
  即便如此温柔,幻月圣后亦觉穴中胀痛不堪,兀自将牙关紧咬,苦苦地忍受 着。
 
  片刻之后,穴中淫水浸出,发出「嘁嘁喳喳」的碎响。
 
  天明觉着穴口滑腻,遂将臀稍稍往下一降,龟头便突进一处又热又紧的肉环 中。
 
  「啊……」幻月圣后痛得叫出声来,连忙抓过男人腰上的裤带来缠在肉棒上, 从根部一匝又一匝缠起,整整缠了半根肉棒之长。
 
  「这是为何?」天明不解其中奥妙。
 
  「公子肉具粗热坚长,穴中极是疼痛,几不可忍!」幻月圣后苦着脸道, 「今以布巾缠之,以此为度,务请公子缓入缓出,眼下先歇一歇……」
 
  天明只得匍匐在女人身上一动不动。
 
  不大一会儿,只觉穴中热气蒸腾蠕蠕而动,幻月圣后已是脸色绯红呼吸急促, 眼神涣漫不堪。
 
  天明见状,便知其情动,遂挺臀展腰款款抽送起来。
 
  幻月圣后的手臂如藤蔓一般不知不觉的绕上了天亮的脖颈,嘴唇紧紧地闭着 一声不吭,臀部一下一下地顶凑而上,渐渐地泛出一身香汗,在灯光下泛着迷人 的光泽,最后忍耐不住,樱唇轻启,曼声曼气地吟哦开来:「咦噢……咦噢…… 咦呀噢噢!好快活……快活……」
 
  忽忽之间三百回合已过,直干的幻月圣后双眸困闭,玉体扭着扭着便不动弹 了。
 
  天明伸手在鼻孔上一探,只有出的气儿没有进的气儿,吓的连忙顿住身形, 失声问道:「圣后!圣后……你还坚持得住的吧?」
 
  幻月圣后瞑目摇头,张张嘴巴却说不出话来。
 
  「幻月圣后为何不使用」素女冰心诀?「天明心里很是纳闷,可又担心这是 幻月圣后的诱敌之计,待要施展洞玄真经上面吸阴补阳的功法,却又不知苏步中 老前辈是否以布置好接应人马潜入幻月宫。
 
  「一切还是小心行事为好!」天明思量再三,身子往后一缩就要将肉棒抽出 来。
 
  「莫要!莫要!」幻月圣后急忙抱住他的头,颤声央求道:「公子千万莫停 ……正在水深火热之中,停不得啊!停不得啊!」
 
  天明又抖擞起精神头来,「啪嗒」「啪嗒」地浅抽深送五百来下,直插的白 白的淫沫汪汪溢出,将裹住肉棒的裤带浸濡得湿哒哒黏糊糊的。
 
  幻月圣后高高低低的呻唤着,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来,抚摸着男人肩头柔声 道:「公子神勇,甚合本座之心,若能留在幻月宫,绝不亏待了你!」
 
  天明见其真情流露,也不想把话说绝,便回道:「圣后风韵犹存,血气未衰, 在下虽然驽钝,但是血气犹刚,干柴逢着烈火,正是人生得意之事。天某昔在乡 野,未曾获一女人青眼,今逢圣后,实有久旱逢甘雨之感,若得常侍衾褥,即便 是精尽人亡亦在所不惜!」
 
  幻月圣后听罢,心中越加欢喜:「本座原是残花败柳,若蒙公子私泽,当死 而无憾矣!从今往后,我不呼你为公子,你亦不必呼我为圣后,显得生分!」 
  天明愣了一下,问道:「倘必如此,天某当如何称呼圣后是好呢?」
 
  幻月圣后想了一想,道:「本座当呼你为相公,你呼本座为娘子,你看如何?」 
  「在下也知晓圣后心意,若不是爱之极,岂肯抑尊就贱?」天明佯装感激地 道。
 
  「那就依次约定称呼便是,叫一声来听听!」
 
  「娘子!」
 
  「相公!」
 
  「小娘子!」
 
  「小相公!」
 
  ……
 
  谐谑笑语之间,依旧深陷在肉穴之中的肉具稍稍萎缩了一点,幻月圣后明显 感到穴中松活了不少,便问道:「难不成小相公是累了幺?」
 
  「这才开了个头,小相公还没吃饱,怎幺会疲倦呢?」天明摇头笑道。 
  「也许是初次尝着小娘子滋味,所以它才这般不知饱足的呢!」圣后莞尔, 「但是来日方长,又何必一次吃个饱呢?这一次……就到此为止吧?」
 
  「娘子且慢,待相公射出方休!」天明急切地叫道,揽起一双玉腿来卷到女 人的胸脯上压迫着高耸的乳峰,两手撑在两旁没头没脑地冲撞起来。
 
  幻月圣后见男人淫心若炽,亦不忍拂其兴致,遂纵身提臀任其肆意抽送。 
  「噼啪……噼啪……」淫靡的声音再次响起,淫水又开始泛滥而出。
 
  天明一边抽插,一边抓过柔软的丝巾来揩擦穴口和肉棒上的淫水,可是淫水 却越擦越多,肉棒越拭越硬,很快便恢复了之前满满当当的状态。
 
  圣后在身下扭腰摆臀,犹如垂死的水蛇一般,嘴里欢快地叫唤不止:「啊呕 ……啊呕呀……相公何以如此贪吃呐?哈啊哈……」
 
  天明干得兴发,兀自咬紧牙关埋头苦干不休,穴中早已稀烂如温暖的沼泽, 响亮悠然的噼啪声不知不觉变成了更为密集紧凑的咕滋声。
 
  「相公啊……相公……干得这幺狠啊呜……啊……就快将娘子插死也!」圣 后断断续续地浪叫着,抱定男人的臀往胯里可劲儿地按压。
 
  运来送往之间,一盏茶的功夫很快便过去了,天明依旧生龙活虎,一点要射 的迹象也没有——到目前位为止,他并没有刻意运动真气守护精关,幻月圣后似 乎也没有使用「素女冰心诀」,两人全凭一身真本事就能交合如此之久,对此他 亦感到困惑不堪。
 
  突然,幻月圣后死死地勒住男人的臀道:「相公啊……淫情就如那无底的深 渊,是永远也填不满的,可否停下来啊……明晚……明晚……」
 
  天明进又不得,退又不成,只得顿住势头,懊恼地嘟囔道:「这幺快就厌烦 了,娘子既然是有心请客,难道……还害怕大胃口的相公?」
 
  「相公一顿究竟能吃下多少?」圣后问道。
 
  「这可说不定!」幻月圣后语义双关,天明如何不知?当下笑道:「要是饿 得太久的话,一座高山不够吃,一条亦大河不够饮!」
 
  「若是真如相公所言,恐怕没人请得起呀!」圣后一脸愕然。
 
  幻月圣后这话明摆着认了输要打退堂鼓,天明连忙央求道:「怎奈小相公已 如离弦之箭,其势必不可回头,还望娘子海涵海涵!」
 
  「既已是强弩之末,那倒无妨!」圣后松开了手,闭目挺臀作出迎战之态。 
  裤带未裹之处已被肉穴吞没无遗,天明伸下手去偷偷地解开四匝,猛地往里 一投。
 
  「啊呀!」幻月圣后一声哀号,穴中胀痛不堪,便知男人做了手脚,惊慌失 措地睁开眼来骂道:「相公不仁太盛,何以欺瞒娘子?」
 
  「要是不这幺过分,娘子怎能体会到相公的宽容呢?」天明嘿嘿笑道。 
  「话虽如此,但穴中着实痛不可当啊!」幻月圣后说话之时,龟头在肉穴中 「突突」地弹跳不止。
 
  天明哪里还听得进去,屁股猛地一耸,肉棒又送进去两寸多长。
 
  「哎呦!」幻月圣后又是一声尖叫,知晓避无可避,遂放松四肢百骸任男人 恣意抽拽。
 
  这一次,天明摆开大开大合的套路,臀部高高地提起又狠狠地俯冲而下,肉 棒有如石杵沉沉地舂打在稀烂的肉穴中,淫水四溅。每一次落下,女人都会发出 一声哀号一阵战栗,每次龟头都杵到了肉穴深处的花蕊,只觉软乎乎的妙不可言。 
  将要射精之际,天明忽觉腰眼一麻,忙沉身吸气,一干到底之后紧紧地贴着 肉穴不放,口里闷声闷气地叫唤:「我来也!来也……」
 
  穴中肉具一时暴涨寸余,幻月圣后忙手脚并用地缠附在天明身上,活如八爪 鱼一般。
 
  「咕咕咕……」穴中一阵混响,淫水交汇在一处,自皮肉交接的缝隙中涌溢 而出。
 
  两人大汗淋漓,就这样紧紧地搂抱在一起,相互滋润良久才分开来。
 
  「相公真乃神驹一匹,简直干得娘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幻月圣后伏在 男人胸膛上喃喃道,声音里似乎含有无穷无尽的慵懒。
 
  「娘子若是觉着快活畅意,往后一日不可空过。」天明四肢酸软,但话却不 软。
 
  幻月圣后闻言惊恐,颤声道:「今夜一战,肉穴红肿欲裂,若日日如此,娘 子早晚得葬身相公胯下?!」
 
  「相公我可没有这幺狠心,娘子休息三日再战如何?」天明问道。
 
  「嗯嗯……」幻月圣后迷迷糊糊地哼了两声便再也没有说话了。
 
  就算苏步中行动再迟缓,三天之后也应该带着天都华山的人马到达幻月宫外 埋伏起来了吧?天明心想。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