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的高中生活
我的高中生活
教育部今年开始实行『男女同学共同修习法案』,也就是俗称的『椅伴法 案』。每学期开始会抽籤决定每位同学的椅伴,大致上的规则是:两人共用一个 课桌椅,上课时必须採女上男下叠坐的姿势;唯有考试时,两人可并排共座;户 外体育课及不在原班级教室上课的通识课除外,可於每堂课前自行决定椅伴。不 遵守规定者,记警告或大小过。
 
  课外教学的第二天,妍萱好像还在生着闷气,一整天都没有跟我同行,而且 她今天是何宇民的椅伴,所幸今天的路程都不长,他们同坐的时间很短。今天所 有的行程,我都跟阿良他们一起行动,终於稍稍有点出来玩的感觉。但跟他们结 束了在饭店泳池的游戏后,回到我们的房门口,我听到了喧闹声,打开一看,见 到了让我呆住的一幕…
 
  我的高中生活,甚至是我的人生,由新制上路那天开始,有了很大的转变… 

======================================================================
 
           我的高中生活(24) 三天两夜的课外教学(四)那一夜的开端        
 
  
   
   他们!在做什么?进了房门,我一时惊讶地开不了口。
   
   除了我以外,房里六个人都到齐了,他们两两坐在客厅的三组沙发上,茶几 上有几个纸杯,旁边还有冰桶和一堆啤酒空罐,正中央有一叠散乱的扑克牌,但 真正让我呆住的,是孟真正在做的事。
   
   「脱就脱!怕你啊!」她边说边从松垮的睡衣里,抽出里面穿的淡紫色胸罩。   
   「你看!该你喝了吧!」她拿着那件胸罩伸到阿堂面前晃呀晃的。
   
   「哇赛,癡汉兄,嫂子真是太猛了。来,说到做到,我各敬你们一人一杯。」 阿堂说完,拿起面前的杯子,连乾了两杯。
   
   「你…你们在做什么?」我走进客厅说。
   
   此时我才注意到,他们不知道已经喝了有多少,除了阿堂,每个人脸都红通 通的,而且不只桌面上,就连地上、垃圾桶里,都是空的啤酒罐。
   
   「许建文,你终於回来了啊!你再不回来,我看你们家小萱跟着这眼镜仔, 没有先醉倒,都快要被扒光了。」打着赤膊的癡汉说。不只是脸,他连赤裸的上 身都泛了些红红的酒疹。
   
   「对呀!没想到这两个资优生的组合,打起牌来这么逊,我还以为你们数学 都很好很厉害勒,怎么连输了好几把了啊?」阿堂用带点嘲讽的语气冲着何宇民 说。
   
   「那是机率问题,不过是你们一时运气好而已!」听到何宇民不干示弱地回 应,我转过去一看才注意到,他整个脸超红的,而且不但上衣也脱了,露出瘦巴 巴的排骨上半身,连下面也只穿着四角内裤。他们要打牌就算了,到底是在玩些 什么样赌注?
   
   我紧张的望向跟他坐在同一张沙发的妍萱。还好,她虽然也是满脸通红,但 还穿着跟昨天同一套的粉红色背心跟短裤,只是她紧张兮兮的抱着一颗枕头缩在 沙发上。他们是在场脸最红的两个,我猜也是喝最多的吧?
   
   「萱萱,你干嘛跟着他们喝酒?」我一走近沙发就闻到一股酒味。
   
   「我…没有啊,就大家一起…玩牌好玩嘛,而且这个…还满好喝的耶…」妍 萱讲起话来飘飘的,不像她原本温柔的声线,好像已经有点醉了,萱她应该没喝 过酒吧,到底给她喝了多少啊?。我看了一眼桌上那堆空罐,好像是凤梨口味的 台啤。
   
   「欸,奶油哥,你要不要一起玩啊?」阿堂一边说,一边斟了一杯酒要给我。 我偷偷瞄了一眼坐在他身旁的暐榕,白皙的脸颊两侧也泛起一股红晕,应该也喝 了点,但她的状态比起妍萱两人好的多了。
   
   「我…我不想喝,而且在房间里喝酒,万一等下老师巡房怎么办?」我瞄了 一眼何宇民,最让我觉得疑惑的就是他,他怎么会跟着他们一起喝酒呢?未成年 喝酒,而且还是在课外教学期间,这绝对比什么没依规定跟椅伴坐严重的多吧? 他早先口口声声说的那些规矩呢?都不用遵守了吗?
   
   「靠,你管那个废物干嘛,他要来敲门,把门反锁不要开不就好了。」阿堂 轻蔑地说。
   
   「可是,明天一早还有行程欸,好像要去生态公园,也是要写报告什么的。」 我尽量保持理性的说,希望可以让他们赶快停止,尽管我也一点都不在意那什么 鸟报告。
   
   「你会不会太认真啊?人家好学生眼镜仔都没再管,一起来玩了,你还在那 边龟龟毛毛牵拖什么啊?」癡汉说。
   
   「可是……」我一时语塞,想不到其他理由。
   
   「可是啥!?中午不是说好要晚上要来喝两杯吗?怎么真的要喝,又拖拖拉 拉,像个女人似的。人家女孩子都下来玩了,你不会比女人还女人吧?」阿堂说。   
   「我……」
   
   「小萱,你看啦,你们家建文宁愿把你丢在这跟那个四眼田鸡一起,也不要 跟我们喝酒。」孟真声音很大,她好像也有点茫了。
   
   「来啦来啦!这杯帮你加满冰块了,这可是比她们女生的还多欸,赶快乾了 坐下来吧!分四组人也比较好玩。」阿堂抓了一把冰块丢进杯中,浮着一层泡沫 的啤酒溢了些出来。
   
   他把那杯酒递到我面前,我环顾了坐在沙发上的每个人,除了别过头去好像 在看电视的暐榕,每个人都在看着我,似乎在等我回应。逼不得已,我只好接过 那杯酒,「咕噜咕噜」地喝下去。
   
   「喔~不错嘛!来,荷官,发牌啰!」阿堂喊完,又把我好不容易才喝完的 酒杯拿过去倒满。还好这水果口味的啤酒,微微带点甜味,喝起来满顺口,跟我 曾经沾过一两口苦涩的啤酒完全不一样,没什么酒味。也许是这样,女孩子才会 被他们拱着真的一起喝了起来吧。
   
   暐榕好像是他所谓的荷官,负责帮大家发牌,他们玩的是大老二,一组发满 十三张牌,规矩跟梭哈差不多,先把手上的牌出完的应该就算赢家,只是我不知 道他们的赌注是怎么算。
   
   茶几上的四副牌已经发完了,看来是躲不掉了,而且也不能丢着妍萱一个人 在这边,我只好把客厅中剩下那张沙发脚凳拉了过来,也坐到茶几边。
   
   「小萱,你不回去跟你们家建文一组啊?」孟真说。
   
   「不用啦,我…还是先跟他一起玩到完好了。」妍萱没有看我。她竟然要跟 何宇民继续坐?是因为今天轮到当他的椅伴吗?或是她在气我把她一个人丢在这 跟他们玩牌喝酒?还是…还在生昨天的气?
   
   「那就开始吧!」癡汉说完,先放了一把梅花三的对子。
   
   我拿起我的牌来看,牌型中庸,有一张红心二,一个顺子跟几个对子。我在 这一轮中把手上大部分的对子都出了,本以为最后一对K可以抢下这一轮,没想 到阿堂他的A对更大。
   
   还好他接着出的顺子比我的小,让我可以吃下来,把手中单张小牌放掉,但 小牌实在太多,还没放到红心二,就被他用黑桃二定死,然后放完手上剩的大对 子,没有人可以挡住他,又让他赢了这一局。
   
   「哈哈哈,又赢了,你们加油点好不好,我口好渴,好想喝一杯啊!」他有 点狂妄地说。
   
   「许建文,你牌不错嘛,还好你的顺子有先走,不然输的可多了呢。我看看, 剩三张牌,一张老二,乘以二,共六张。只要是输家都要喝半杯,超过五张则要 喝一杯,以此类推,所以你这把只要把这杯喝了就好。」癡汉说。我看着茶几上 那杯酒,犹豫了一会。
   
   「奶油哥,才一杯而已,爽快点乾了吧!你不知道他们刚刚多惨,人家眼镜 仔可是帮你女朋友挡了很多杯呢。」我看了一旁的何宇民,他才刚喝完一杯,又 倒满一杯接着继续喝。看台面,他们剩的牌很多,好像要罚四杯的样子。
   
   「宇民,没关系啦,我可以自己喝。」我才刚把手中那杯饮尽,就听到妍萱 轻声在说。我转头过去,看到刚喝完的何宇民,接过妍萱手中的酒杯,好像接着 想再帮她喝两杯。
   
   「萱萱,等一下,我帮你喝啦。」我过去一把从何宇民手中抢过妍萱的酒杯, 一口气乾掉。
   
   「欸欸欸,等一下,帮别组的人喝,可是要double的喔。」阿堂说。   
   「还有这样的?」我说。
   
   「本来就是啊,谁叫你不早点来跟你女朋友一组。」癡汉说。
   
   「好,四杯是吧,我喝就是了!」我拿过桌上的酒瓶,开了一罐来倒满。又 大口大口地喝起来。本以为这水果啤酒没什么,但不晓得是因为第一次喝酒,还 是喝得太快,接连喝到第三杯时已经觉得有点反胃,喝不太下去。
   
   「奶油哥,行不行啊,不行就不要逞强了。我看你们家小萱好像还比你能喝 耶。」阿堂在一旁酸溜溜地说。
   
   癡汉接着说:「说真的,喝不下的话,还有另一种处罚。只要脱一件衣服, 就可以抵掉这局输的。」听他讲完,我才懂了为什么他和何宇民会打着赤膊,而 孟真刚刚也脱了内衣。
   
   「文…建文,没关系啦,最后一杯我自己来。」妍萱看到我快不行了,这才 担心的说。我继续把刚斟满的酒杯就口,给她摇了手,示意让我来。
   
   萱都不知道喝多少了,怎么可以让她再喝下去。而且才差一杯而已,我当然 是选择继续死撑着把第四杯灌下肚。含我自己输的一杯,和先前喝的,已经喝了 六杯啤酒了。虽然这纸杯小小的,但我看也足足喝了有两罐了吧。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喝酒」,感觉那些酒精才下肚没一会,头已经开始发 晕,两颊热烘烘的,想必我的脸也红了吧。
   
   「不错嘛!奶油哥,会帮女友挡酒,还是有硬的一面嘛!嗯~?」阿堂边说, 又把我的空杯倒满了。我瞄了一眼,桌上剩下一手啤酒,依照这进度,应该再玩 几把就可以把这个游戏结束掉了吧。
   
   
   还好我接下来的牌运不差,输的都不多,还小赢了两盘,让阿堂也喝了不少, 不过还好他的酒量好像很好,每次输也都只让暐榕喝一小杯而已,其他的都是由 他乾掉的,而且他真的怎么喝脸都不会红。而我因为要帮妍萱挡酒,还是多喝了 好多杯,现在整个身体发热,头晕到不行,我都不敢去算到底喝的加起来有几瓶 了。
   
   癡汉后来因为输了一把大的,由他代表再脱了一件外裤来抵销那八杯啤酒的 处罚,除此之外,也没有人再用脱衣的方式来抵销逞罚,因为我看能脱的部分顶 多也就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