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大学系列-绝色校花柳纤
一如往日开学的日子来临了,校园里一片喧哗和热闹。校园里又恢复了往日 的欢声笑语。前来报名的学生喜气洋洋,向老师询问着开学事宜;而老师们有的 准备新学年的教材及教学用具,有的则在清扫、布置教室,以优雅清新的学习环 境迎接新生的到来。
 
  而我们的后勤处工人陈宝柱也从过年老家返回了校园,陈宝柱推开后勤室的 门,一股久违熟悉的味道随风而来。
 
  「老子又回来了」陈宝柱内心兴奋的说道。
 
  内心兴奋的原因是年前回家的时候把黄若希这位大美女给破了处了,从此精 神焕发。想到要回到校园,又可以品尝这位美女校花了,内心实在是激动不已。 
  陈宝柱放下行李后,就转身出门到学校去转悠去了,花园似的校园,点缀得 五彩斑斓,更显得生气盎然。
 
  一座座别具风格的教学楼,在翠绿欲滴的树儿和娇羞欲语的花儿的装饰下, 更平添了一份勃勃的生机,形成了一种人工美和自然美的景色。
 
  在校道旁的花草树木随风摇曳,袭来了一股花卉的幽香,送来了一阵青草的 新鲜,更带来了学习的气息,沁人心脾,令人陶然欲醉!漫步在这「成长的家园」 里,在「风」中接受阳光般的沐浴,在细雨中接受他的洗礼,这种感觉实在妙不 可言。
 
  陈宝柱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学习的天堂,静静地听着琅琅的读书声,仿佛 身临其境;再仔细瞧瞧同学们聚精会神的样子,而且个个精神抖擞,他们的声音 响彻了清晨的校园。
 
  在这里,同学们的身影比比皆是,他们在认真地翻阅着书本,以此来充实他 们知识,拓展他们的思维,陶冶他们的情操。在正中,还有美丽的地理生物园, 种满了茁壮成长的花卉,待到时机成熟,就会竞相绽放,争奇斗艳,把浓郁的连 同无限的生命力撒向大地。
 
  当然还少不了我们学习的实验楼,信息楼,音乐室,历史室,民乐室……简 直就是应有尽有,在这么优美学园中读书,可以说是一种享受呢!
 
  陈宝柱内心感慨万分,可惜自己是一个民工。拖了关系才能进着校园里当后 勤。
 
  陈宝柱走到了黄若希的宿舍下,停下了脚步。
 
  回想起自己就是在这里奸污了黄若希这位大美女,现在自己回来了,一定要 在此亲昵这位美女的芳香,陈宝柱的命根子迅速膨胀了起来。
 
  陈宝柱走进宿舍,看到李阿姨还在值班,于是走过去热情的打着招呼:「李 姐,好久不见了。新年这么早值班啊。」
 
  李阿姨抬头一看是陈宝柱立马站起身来说道:「哟,陈师傅新年好啊,怎么 有空过来了。」
 
  陈宝柱脑子一转,想到了法子回答说道:「这不是上次那位黄同学忙了我很 大的忙,今天从老家特地给她带来了特产了尝尝鲜呢。」
 
  李阿姨笑着说道:「那黄妹纸早就不在这里住了,已经搬到新宿舍去啦!」 
  陈宝柱心里一惊,失望的神情迅速弥漫了脑子的淫乱。
 
  陈宝柱向李阿姨道别,缓缓的朝新宿舍去了,走在半路看到这些莘莘学子你 来我往的出入着。
 
  突然,陈宝柱眼前一亮,在他面前出现了一位绝色的女生,一个穿着粉蓝色 裙子的女孩,只见那女孩有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眼睛弯的像 月牙儿一样,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一颦一笑之间,高贵的神色自然流露,让 人不得不惊叹于她清雅灵秀的光芒。
 
  细致乌黑的长发,常常披于双肩之上,略显柔美,洁白的皮肤犹如刚剥壳的 鸡蛋,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小小的红唇与皮肤的白色,更显分明, 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可爱如天 仙。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 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尽管看不到她刘海下的容貌, 却也可以清楚的看见她两边脸颊连同后面修长白皙的脖颈整个都红了,嫣红透白 的煞是好看。
 
  这时陈宝柱才注意到女孩的打扮,上身穿着一件可爱的卡通T恤,下身是雪 白的七分裤。依然能看出她娇小的脸型和精致的五官,象混血儿一样奇特而夺目 的美丽;细腻白皙的象羊奶凝乳一样的皮肤,仿佛透明的水晶色的新疆马奶提子 一样,晶莹剔透的让人不忍多看,生怕目光落实了。
 
  同样是美女,这个女孩给人最深刻的印象是她眉宇之间有种超越了她年龄的 惊人的美丽,淡淡的柳眉分明仔细的修饰过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象两把小刷子, 亮得让人觉得刺目的一双漂亮到心悸的大眼睛,异常的灵动有神。
 
  太美了,陈宝柱眼睛都直了,目不转睛的盯着这美女校花,命根子膨胀得下 体难受,陈宝柱心想,要是能一睹这位美女的身材那该多好啊!
 
  时间缓缓的流逝着,已经过了三个月。
 
  这天晚上,陈宝柱被自己的欲望淫欲而睡不着,走在校园的林间小道上, 「哎,已经三个月没碰女人了,这滋味真TM难受,黄若希这贱人居然没有机会 下手,哎。」
 
  陈宝柱来到的图书馆附近的小道上,看到这么晚了还有灯光亮着,心想着: 「这些个娃子那么卖命,这么晚还不睡?」
 
  摇摇头继续走自己的路,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声音传入了陈宝柱的耳朵里, 「柳纤,你还不走啊,都快12点半了,宿舍快关门了。」
 
  听着女孩的声音视乎是叫另一个女孩,陈宝柱绕过树林身后,想看看这两女 生,反正回去也睡不着,过了一会,两双脚步声传来,只见另一位女生说道: 「柳纤,你干嘛那么晚都还在看书啊。」
 
  那位女生回答道:「准备到模拟考试了呢,我想复习几天。」
 
  这声音犹如天籁之音,非常好听,两个女生渐渐走过陈宝柱的眼前,陈宝柱 瞬间惊呆了,这——这不是几个月前自己看到的那位女生么?
 
  太美了,月光下的她,陈宝柱此时内心激动不已,有机会了,有机会了。一 个邪恶的计划在陈宝柱的脑海中闪过。
 
  陈宝柱第二天一大早,就飞快的赶去了药店,这里有一个他的兄弟,叫李三。 
  「三儿,有没有一种让人闻了就入睡的药?」
 
  李三回答道:「你又想去糟蹋哪家的姑娘?你这个色鬼,有是有,不过药力 要近距离才有用。」
 
  「行了——快给我吧,事成后请你吃饭。」陈宝柱赶忙回到了学校,尽心的 去布置着今晚发生的事情。
 
  傍晚时分,陈宝柱来到图书馆大门前,跟图书馆的管理员打了声招呼,以看 书的名义来到了图书馆三楼。
 
  陈宝柱四目瞭望了周围的环境,发现这里真的是下手的好场所,周围图书馆 的架子略高,横向交错着排列,三楼到一楼由几扇门隔着,上面发生什么事情, 楼下一概不知,而且半夜几乎没什么人。
 
  想到这些,陈宝柱心里兴奋极了。
 
  陈宝柱拿着名叫「睡魂」的迷魂药看了又看,类似蚊香一样的东西,陈宝柱 在窗前静静的守候着,突然陈宝柱眼前一亮,柳纤缓缓的抱着书走向了图书馆, 陈宝柱赶忙点起了「睡魂」服了解药,躲到最左侧的那一排看书去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柳纤来到了三楼,按以往的习惯坐在了安静的角落看起了 书。
 
  陈宝柱偷偷的朝柳纤的座位瞄了一眼,在如此的距离观察着这位大美女,今 天晚上柳纤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卡通T恤,下身一件白色的中裤混搭着,细细的长 腿并拢着,脚上穿了一双白色的帆布鞋。
 
  都说女人看书的时候特别美,陈宝柱内心狂躁不安,怎么药效还没发挥作用, 下体的大棒子早已膨胀不堪。
 
  时间过了一个多小时,陈宝柱心里暗骂着李三,这小子给的东西一点也不靠 谱,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
 
  只见一声「哎」的声音传来,柳纤伸了柳腰,有点瞌睡的样子。
 
  柳纤自己也奇怪,怎么才看了一会书,就眼皮打架了,好浓的睡衣袭来,柳 纤想想应该是最近用功太过频繁,于是打算趴在桌子上小睡一会。
 
  陈宝柱看到了柳纤趴在桌子上睡了,于是站起身来了,轻轻的走到了柳纤的 身旁,陈宝柱不放心的叫了一声:「同学——同学——」
 
  看到柳纤没反应,陈宝柱激动的从后面抱起了柳纤,嗅了一下柳纤身上的香 味,「恩,真香,带着一丝体香和奶香味。」今晚柳纤估计用了牛奶沐浴。 
  陈宝柱抱着柳纤来到了图书馆最后一排的位置,轻轻的将柳纤放到了木地板 上。
 
  陈宝柱看着沉睡的柳纤,弯弯的柳眉紧闭着,樱桃小嘴一张一合,好像在呼 叫什么,绝美的瓜子脸,如此绝色美人,比之黄若希也不为过。
 
  陈宝柱伸手摸了摸柳纤如丝一般的秀发,然后手握着柳纤那丰满的蜜桃, 「真爽,坚挺而充实。」
 
  陈宝柱抱起柳纤低下头去用嘴吻在柳纤的嘴唇上,将柳纤鲜嫩的樱唇吸进嘴 里允吸了起来。
 
  他捏住柳纤的两腮,迫使柳纤张开嘴巴,然后把自己的舌头伸进了柳纤温润 的口腔中用力的搅拌起来,他卷起了柳纤的舌头不停的舔动着,并把那香舌卷进 自己的口中轻轻的咀嚼着,同时和柳纤交换着口中的唾液。
 
  真的十分甜美,陈宝柱把柳纤楼了起来,向上的把柳纤的T恤给脱了,露出 了那一对洁白的玉兔,陈宝柱看的心痒痒。
 
  陈宝柱一手抚摸着柳纤的玉乳,一边把柳纤的中裤给脱了,柳纤的内裤是一 条粉红色的卡通内裤,陈宝柱顺手也脱了下来,拿着手里闻了一会,真香。 
  柳纤的身材十分的好,不但身材匀称,而且肌如凝脂,白嫩细润,身上没有 一点赘肉。两条修长的玉腿直直的伸着,眼前的玉体实在是太迷人了,陈宝柱把 柳纤浑身上下都吻了一边,把柳纤都抚摸了一会,两条修长匀称的大腿间袒露着 一小丛黑色的丛林,柔软亮泽的阴毛浓密而有序的覆盖着稍稍显露出来的粉红色 的微微湿润的桃园洞口。仿佛散发出阵阵的芳香。
 
  陈宝柱顿时感到一股热血猛得冲上了头顶,胸中一阵狂跳。柳纤的身体太美 了!经过一番的抚摸在那茂密的丛林里出现了几滴亮晶晶的液体,陈宝柱兴奋极 了,再也忍不住了。
 
  陈宝柱翻身把柳纤压在了身下,压在柳纤的身上不停的亲吻着她的嘴唇。 
  眼看着自己平日垂涎不已朝思慕想的美人,现在正赤身裸体地被他压在身下 随意的玩弄,而且手心传来柳纤滑嫩细润而温暖的肌肤的感觉,陈宝柱就感到越 发的激动不已。
 
  陈宝柱的呼吸越来越重,脸色也憋得通红,他的大肉棒再也忍不住了。 
  陈宝柱双手分开了柳纤的大腿,把柳纤的大腿往肩膀上一抬,这样更容易进 入阴道,陈宝柱调整了肉棒了的姿势,向前一挺,「噗」的一声,大肉棒进入了 柳纤神秘的桃源,陈宝柱内心一紧,深呼吸了一下,在一挺,将半个阴茎插进了 柳纤的阴道,陈宝柱的肉棒顿时被密肉所包围,大肉棒顶到了一层薄膜似的的东 西,陈宝柱震惊了,柳纤居然是处女。
 
  老天——真的是对俺太好了,陈宝柱把柳纤的屁股往上一提,大肉棒狠狠的 刺了进去,闪电雷鸣过后,陈宝柱的肉棒进去了一大半,顿时狭窄异常。 
  柳纤的阴道很窄很紧,才插进一半陈宝柱就感觉有些吃力。
 
  柳纤的柳眉紧紧的闭了一下,表情有些痛苦,小嘴轻轻的「哼」了一声。 
  陈宝柱立马吻上了柳纤鲜红的樱唇,下体再狠狠的向前直捣黄龙。
 
  陈宝柱整根肉棒完全插进阴道,他的小腹和柳纤的阴户紧紧的贴在一起,没 有一点间隙,两人的阴毛也交缠在一起,他甚至感觉到柳纤那柔软纤细的阴毛搔 到了他自己那低垂的肉袋,随着彻底的进入,陈宝柱体验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充 实感。
 
  大肉棒被柳纤窄小湿润的肉穴紧紧的包裹着,这种强烈的压迫的快感刺激着 陈宝柱的神经。
 
  陈宝柱把肉棒拔出了体外,顿时鲜血和精液一同缓缓的流出。
 
  陈宝柱满足的笑了,自己又搞了一位校花,还是处女。
 
  陈宝柱双手扶住柳纤的肩膀,满口恶臭的嘴巴吻住了柳纤的樱唇,下体狠狠 的在刺进去,陈宝柱对柳纤痴迷到发疯的地步,浑身上下在柳纤的身上进出。 
  一定要狠狠的干这位校花,陈宝柱加大了力度,双手揉捏着柳纤的玉乳。 
  柳纤就像做了一个梦,梦到被人分尸了一般,浑身疼痛而难受,但是药效的 作用使得柳纤只能在沉睡中度过这痛苦的抽插。
 
  随着阴道抽搐的渐渐频繁,陈宝柱也感觉到抽插也逐渐变得顺畅起来,原来 是柳纤的阴道在受到陈宝柱的肉棒摩擦刺激后开始分泌出一些润滑液淫水,帮助 阴茎更加顺畅的运动,并且随着陈宝柱活塞运动的加快,肉穴里开始发出「噗唧, 噗唧」的声音,而且声音随着抽插频率的加快而变得频繁而响亮起来。
 
  陈宝柱的肉棒在柳纤的桃源里一进一出,这种扑哧——扑哧的响声十分让陈 宝柱享受。
 
  抽插了大概几百下以后,陈宝柱把肉棒退了出来,把柳纤翻转过身,在把柳 纤的臀部向上,让柳纤半跪着,陈宝柱从后面对准柳纤的阴唇,肉棒再次狠狠的 插入柳纤的桃源里。
 
  陈宝柱双手扶着柳纤的细腰,有节奏般的抽插着,现在这时候图书馆三楼几 乎是没人上来的,陈宝柱可以慢慢的享受着这美好的良辰。
 
  陈宝柱一边抽插着,一边回忆起和黄若希做爱的情景,自己真是幸运,能够 摘得江南大学最美的两大校花,为此陈宝柱更加的卖力抽插了。
 
  大概抽插了近1个小时,陈宝柱用力的顶上了柳纤的子宫深处,让肉棒停留 在最深处,享受着周围的嫩肉包围着。
 
  陈宝柱休息了半刻,肉棒始终停留在桃源的深处。
 
  这种感觉真爽,陈宝柱看看了柳纤的面容,实在是闭月羞花,太美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没能听到柳纤的呐喊,可惜这里是图书馆,陈宝柱不能 弄醒柳纤。
 
  陈宝柱从柳纤的阴道中退出了自己紫黑色的肉棒,只见柳纤的下体缓缓的流 露出了一股白色浑浊的精液,参杂了一丝丝血迹,慢慢的流出了体外。
 
  陈宝柱放下柳纤,看着这美丽动人的校花,陈宝柱心想不能就这么快的结束。 
  陈宝柱没试过口交,之前看黄片的时候曾经有过,于是萌生出了想法。 
  陈宝柱坐到柳纤的玉乳上,肉棒对着柳纤的樱唇摩擦着,陈宝柱双手捏开柳 纤的小嘴,把肉棒轻轻的放了进去。
 
  由于肉棒太大,陈宝柱感到一丝疼痛,于是陈宝柱想到了一个办法,他用力 的挠柳纤的腰,使得柳纤在睡眠中难受异常,张开了嘴呼吸,趁这个时候陈宝柱 肉棒一挺,滑进了柳纤的嘴里。
 
  唔——柳纤发出了一身闷哼。陈宝柱感到了异常的舒服,之前自己没有试过, 而且还是这么美的校花为自己口交,想到这陈宝柱双手扶着柳纤的脸,肉棒试着 在柳纤的小嘴里抽插。
 
  开始很慢到快,陈宝柱顶到了柳纤了喉咙深处,柳纤发出了咳嗽的的声音, 陈宝柱在紧张与刺激的情况下,终于射出了那憋了许久的精华,白色浑浊的液体 都射进了柳纤的喉咙深处,为了让柳纤喝下自己的精液,陈宝柱把柳纤扶着坐了 起来。
 
  呼——陈宝柱感到了异常的舒服,体力也渐渐不支了。
 
  柳纤将精液完全喝下以后,陈宝柱把柳纤放到的地面的木板上,自己缓缓的 坐在旁边,真是太他妈的爽了,好久没有这么爽了,终于得到了自己心中的美女 柳纤了。
 
  因为是在图书馆里,而且也快到关门的时候了,陈宝柱帮柳纤穿好了衣服裤 子,弄了几番后,终于看不出什么破绽了,陈宝柱穿上陈旧的工作服,准备离开 的时候让柳纤服了解药,自己着悄悄的离开了。
 
  过了一个小时,柳纤缓缓的醒来了,自己感觉身上到处都是酸痛,心想: 「难道是睡久了,身体四肢有点发麻了么,而且感觉自己嘴巴里好像吃什么腥腥 的东西,好恶心。」
 
  柳纤缓缓的站起来,发现自己下身很疼,有点站不起来的感觉,她是个未初 经人事的少女,自然不会想到自己被强奸了,还以为是自己的肠胃又疼了,于是 收起书本,慢慢的扶着楼梯离开了。
 
  翌日清晨,陈宝柱怕自己对柳纤做的事情被她察觉,于是今天特地的跑到新 宿舍附近去探望情况,快放学的时候,发现柳纤和几个女生缓缓走来,只是柳纤 走的比较慢,而且姿势不怎么正常,想到这里,陈宝柱开心的笑了。
 
  看来这丫头还没发现自己被强奸了,陈宝柱内心狂喜,嘿嘿,找个机会在好 好的品尝这位美女校花,现在自己得抓紧时间去找黄若希了。
 
ps:我只是把文章搬运过来,至于楼下指出的文字错误,可能得问原作者是不是抄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