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色情电影的由来
色情电影的由来
 这是一个绝对真实的故事,但由於要保障里面所涉人物的个人私隐,所有名 字都是虚构的,某些细节亦曾经作出修改。
 
  我们围在桌子旁吸着烟聊天,漫无天际地东拉西扯,闲聊的话题围绕着孩子 们出生後,生活怎样受到某种程度上的改变,妻子们则在旁边抱怨,孩子们怎麽 改变了她们苗条的身裁。
 
  「我的乳房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坚挺了,现在它就像装满了搅碎土豆的袋子一 样挂在这里!」我妻子蒙妮卡用婊子一样的口吻在诉说着。
 
  我觉得必须要向你们解释一下,其实我妻子在她年轻的时候是非常性感可人 的,腰细臀肥,一双乳房高耸入云,虽然现在此情不再,但他妈的谁会在乎?! 
  它们依然保持36C的尺寸,圆滑可爱的屁股仍然是呈完美的倒转心形。她 有5尺4寸身高,悠长而呈波浪型的红棕色头发垂及腰际,一对你从未见过的性 感浅
 
  蓝色眼睛,嘴唇美得令任何见到的人都忍不住想在上面亲上一口。
 
  我弟妇姬丝问我妻子∶「诞下孩子後,你哺乳多长时间了?」
 
  「足足两星期。」她回答。
 
  「干嘛不再喂久一些?」姬丝用带点嘲弄的语气问。
 
  我妻子回答她∶「虽然我有很多乳汁,常常把乳房都胀得满满的,但我们的 女儿太贪吃了,吸奶时经常叼着我的乳头又扯又拽地啜,使它现在都变了形。」 她边说边打开上衣,露出一对雪白的乳房展示给我们看∶「喏,是不是与未生孩 子以前有点不同?」
 
  「真见鬼!乳头比起我老婆的果然是黑了点,而且好像还很肥大。」我弟弟 大卫惊叹着说。
 
  蒙妮卡继续解释:她的乳头最初本来是没这麽大的,而且顶端还稍稍向内凹 进去,但是经过小女儿这半个月来的吸吮,渐渐发生了变化,变得巨大并且向外 凸起来。
 
  「那正是我最喜欢看见的形状。」大卫说。
 
  「我也这样认为!」姬丝亦同意她丈夫的观点。
 
  「是吗?那你敢不敢像我一样也把下堕的乳房给大家看看?」蒙妮卡进行反 击。
 
  「呵呵,毫无问题。只怕我展示出来後,并不如你想像中的形状而令你失望 而已。」姬丝反唇相讥。
 
  这时气氛好像弄得有点僵了,我只好出来打圆场:「好吧好吧,姬丝,你也 把奶子给大夥儿秀秀,谁是谁非,由我和大卫作出评判。」其实,我对弟妇那双 奶子一向都垂涎不已,正想趁此机会一睹卢山。
 
  「哼,你倒想,亚伦!」姬丝转过头来望着我,半带娇羞地嗔道。
 
  我妻子见她犹犹豫豫的样子,得势不饶人,乾脆把上衣脱光,挺着赤裸的胸 膛等姬丝下一步。
 
  这时听见大卫开始喘气,吞下一口口水,并轻轻叫了声∶「哇!」
 
  我见姬丝有点临阵退缩的模样,怕到口的烧鹅飞掉了,便打铁趁热地过去拉 起她的上衣,推高她的胸罩。姬丝俏脸绯红,半推半就地让我的动作顺利得呈, 顿时一对美丽的少妇乳房便无遮无掩地暴露在众人眼前。
 
  姬丝的乳房很漂亮,虽然两颗乳头没我妻子的那麽肥大,但却颜色鲜红,娇 嫩得像是个未婚女孩,一元硬币般大小的乳晕包围在她红豆一样的乳头四周,我 甚至看到它们已微微挺立起来。
 
  我和大卫各自安慰着对方妻子,并用手握着乳房轻轻搓揉以便作出评估,然 後纷纷称赞她们一对乳房都很性感,美丽程度不分高下,根本就不应该抱怨。 
  姬丝确实是个美艳娇娃,她有一身性感的橄榄色皮肤,34D的乳房,一副 天真无邪的天使脸孔。
 
  这时气氛渐渐变得融洽,彷佛连空气的温度也热了起来,「为庆祝双赢的赛 果,不如我们分别谈谈自己婚前的性经验好不好?」大卫在开始沸腾的气氛中又 投下一颗炸弹。
 
  「嗯,我曾经玩过一次三人游戏。」姬丝首先展开话题。
 
  我的心猛跳一下,一直以来,我还以为她十七岁嫁给我弟弟前从未有过性经 验,想不到她是一个如此开放的女孩。
 
  「那是结婚前一年发生的,我的一个亲密好友要求我加入她和她丈夫之间的 性事。」姬丝准备告诉我们整个故事。
 
  「等等,」我问:「你与另外的女人一起玩同性游戏?而且还当着她丈夫面 前?」我这样问,因为从未预期过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是啊!它是那麽的有趣。怎麽,你看起来好像很震惊的样子?」她问。 
  「我不相信!姬丝,」我回答∶「除非我能看到纪录着你们整个性交过程的 录影,或至少在当时拍下的照片。」
 
  我那胆小和温顺的弟弟也在一旁点头同意我的看法。
 
  我点上一枝烟,吐出几个烟圈,然後轻描淡写地对她说:「姬丝,要我们相 信并不难,你敢当着你丈夫和大嫂面前和我性交一次吗?」边说边用挑战性的眼 光注视着她∶「如果你真的如你说这麽大胆的话。」
 
  她用咨询的神情望向丈夫,大卫没有吱声,只是搬来一台摄录机,把镜头对 准我们这个方向,然後才开口说:「甜心,你就用行动证实给他看吧,我会把整 个过程拍下来以作证明。」
 
  我开始脱衣裤,并对妻子和弟弟说:「好,你们就在一旁看着,色情电影现 在开始。」
 
  姬丝虽骑虎难下,但尚忸忸怩怩,我不让她有反悔机会,走过去脱掉她的衬 衫,抚摸她的乳房,轻吻她的嘴唇,开始燃点起她的情欲。
 
  不一会儿後,姬丝紧张的身体开始松弛,主动搂着我脖子与我热吻起来。我 解下碍手碍脚的胸罩扔到一边,开始吻向她的乳头,用舌头去舔、用牙齿去咬、 用嘴巴去吸,细心示范给大卫和蒙妮卡看,我怎样令到她的乳头硬起来。 
  姬丝随着我的吸吮,身体发出一下下颤抖,很快地两粒乳头就在我口中挺勃 而起,我开始加大吸啜的力度,又用双手去搓揉她的乳房,她的呼吸变得更加急 促,并且开始发出呻吟:「唔……唔……唔……唔……唔……」
 
  我一面继续吸吮姬丝的乳头,一面把她的热裤从屁股上褪下来,不一会,她 的内裤也离开了她的身体。天啊,她竟然已经湿了!
 
  我把她大腿弄得更张开一些,开始伸手进她腿缝玩她的小,手指磨擦着湿的 阴唇,偶尔又按在阴蒂上揉几下,并且将嘴巴由小腹慢慢往下吻。
 
  「噢!是的……就是这样……亚伦!」她发出嘶叫声,紧抓着我的头发,两 条大腿张得更宽。
 
  我这时舌头已由阴阜舔向阴蒂,并且把她的阴唇温柔地含进嘴里吸吮。她尝 到了我高超的调情滋味,自动用手捏着两片阴唇向左右拉开,露出淫水泛滥的阴 道口,急不及待地等我的舌头去干她。
 
  我当然不会令她失望,把舌头尽可能地伸进阴道里面,还在里头搅动打转。 
  「啊……亚伦……躺下来吧!」她要求我。
 
  真巧,我也正想这麽说。刚一躺到地上,她就马上以69式伏到我身上,然 後握住我的阴茎,开始在龟头上舔吮起来。
 
  她亢奋而湿濡的阴户在我面前大张,我嘴巴吸吮着她的阴蒂,手指则插入她 阴道抽插,流出来的淫水顺着我鼻子滴落下巴。
 
  大卫和蒙妮卡这时在我们身旁蹲下,因为从这角度他们才能清楚地看到我如 何玩弄他妻子的小,以及姬丝如何吸吮她丈夫的鸡巴。
 
  「唔……唔……唔……唔……唔……含着你鸡巴的感觉真爽。」姬丝断断续 续地用鼻子哼出心声,实在一刻也不愿我的鸡巴离开她嘴唇。
 
  我从弟妇的阴道抽出手指,并且把它放在紧凑的小屁眼上,她挪了挪屁股, 调整一下姿势,好使我湿淋淋的手指能更容易像蠕虫一样向她的屁眼钻进去。 
  不到两分钟,姬丝高潮来临了,阴道里不停涌出香甜浓郁的蜜汁,喷洒在我 整个脸庞上,我张大嘴,像喝圣水一样把它全喝进肚里。
 
  等她高潮过去後,我搀着她软绵绵的身躯站起,然後指导她用膝盖跪在睡椅 上,前身伏低,屁股高翘。我站到她的背後,双手扶着她滑溜溜的两团臀肉,把 青筋暴凸的阴茎靠近她的腿缝。
 
  她知道我此刻准备要做甚麽,伸手穿过腿胯往後握住我的阴茎,带领着我硬 梆梆的龟头找到阴道入口,当我就好炮位以後,她便松开手,转而握住我的两颗 卵蛋,轻轻地搓揉着阴囊,静待我粗壮的阳具把她饥渴的阴道填满。
 
  我将身体慢慢往前靠,血脉贲张的阴茎在火烫的阴道里开始长驱直入,当龟 头碰到尽头的子宫口时,我需要停下来喘一口气,定一定神,对付这样热情如火 的湿滑阴户,我不知道自己能够支持多久。
 
  这时我听到大卫在旁边对我妻子说∶「噢!真笨,我俩为何净在一旁观看。 嫂子,不如也向他们看齐,一起来作爱好吗?」
 
  我应声掉头望去,真难以相信,原来当他们在一旁观看时,蒙妮卡不知何时 已脱掉了内裤,忍禁不住地一手抠弄着自己阴户,一手拉开大卫的裤链,掏出他 状如怒蛙的阳具握在手中套捋着了。
 
  我仔细一看时,再次大吃一惊,我一直都不知道,原来大卫的阴茎竟如此巨 大,估计起码达8寸半,长度足足有我的一倍半,虽然是亲兄弟,我也不禁抱怨 父母为何如此不公道地厚此薄彼。
 
  蒙妮卡和大卫走过去旁边的另一张睡椅,并且开始互相替对方剥除馀下的衣 物。两人一丝不挂後,大卫坐到睡椅上,蒙妮卡则蹲到他胯下,开始替他吸吮阳 具。令我惊讶的是,不是她居然能把这麽大的阳具整根吞进嘴里,而是她的吞吐 是如此大幅度,吐出来时全根拔出,在龟头上用舌头舔几下後,又再含进嘴里直 吞至嘴唇碰到阴囊。
 
  不一会,大卫站起身,轮到他替我妻子服务,他让她伏在地上,从她背後开 始舔她的阴户和屁眼,用舌头沿着屁股沟在阴户和肛门之间来回舔舐,手指则捻 着阴蒂在搓拧。
 
  蒙妮卡摆动着她的屁股大声呻吟:「噢……大卫……是的……对……就是那 里……噢……天呐……怎会这麽爽……不行了……打令……来吧……我要你干我 ……狠狠地干我……」
 
  真不可思议,看着身旁弟弟和妻子火辣辣的性爱场面,我在弟妇阴道里的鸡 巴竟勃起得从来没有试过的硬朗,硬直得像枝烧红的钢条。我不再多想,抱着姬 丝的屁股,飞快地把阴茎在她阴道里抽送起来。
 
  这时大卫躺到睡椅上,用手扶着朝天直竖的阴茎等候着蒙妮卡骑上去,妻子 把一头长发在脑後结成一个发髻,然後跨到大卫身上,双手按在他胸膛支撑着前 倾的身躯,屁股则筛动着调整阴道角度去寻觅我弟弟阴茎顶端的硕大龟头。 
  不知是大卫的阴茎太过巨大,抑或是我妻子的阴道太过窄小,又或是淫水过 多引致,当阴茎进入她的阴道时,竟然发出「哔~~」的一下令人难堪的响声, 尽管如此,妻子将阴道套上他阴茎後,还是要上下坐提几次才能将那庞然巨物全 根吞噬。
 
  接下来的声音便大同小异了,姑勿论是我妻子阴道吞吐着弟弟的鸡巴,或者 是我驾驭着阴茎在弟妇的阴道里抽送,发出的均是此起彼落的「噗吱、噗吱」有 规律节拍,和两个女人哼出的呻吟声互相呼应。
 
  很快地,蒙妮卡的低哼变成了尖叫声:「喔……大卫……你的阴茎是那麽硬 ……那麽大……我感觉它穿透到我的胃上来了……啊……老天……我……我要来 了……」说着便伏在大卫身上不停颤抖。
 
  大卫抱着她一个翻身压在身下,抬起她两条小腿继续疯狂冲刺,蒙妮卡的叫 声像哭一样:「干我……狠狠干我……再快一点……大力一点……啊……噢…… 我要死了……」我相信妻子这时已被弟弟得登上了高潮。
 
  我把注意力转回弟妇身上,一边把在她阴道做着的活塞运动速度加快,一边 掴打着她的屁股,以至姬丝雪白的两瓣臀肉都留下我一道道赤红的掌印。看来她 的高潮亦快到了,屁股自动往後挺送迎凑着我抽送的频率,身体开始发出抽搐, 淫水飞流直下,阴道出现阵阵痉挛。
 
  我也快捱不住了,精液在身体里蠢蠢欲动,随时准备突围而出,扭头望向大 卫,他已面红耳赤,大汗淋漓,想来也是精关不固。我俩互相交换了一下会心眼 神,再伸手对击一掌「给我五」,然後各自进行最後冲刺,准备同时在对方妻子 的阴道深处灌注生命精华。
 
  大卫奋起馀勇拼命抽插,蒙妮卡则扳着他屁股前後推拉以助一臂之力,很快 地两人便搂作一团,「喔……喔……喔……」地大哼大叫,双双颤抖着同登高潮 巅峰。
 
  弟弟在我妻子阴道一股一股地散播着他的种子时,我也快要喷射了,这时我 突然生出一个念头∶为何不让大夥一起看着姬丝用口把我的精液吸出来? 
  「啪!啪!啪!」奋力地干了她十几下後,龟头一酸,我知道愉快的最後一 刻已来临,用手拍拍她的盛臀:「我欠干的美人儿,转过来,张开你的小嘴。」 随即将阴茎从她阴道拔出来。
 
  她服从地转身坐起,时间配合得恰恰好,因为当她刚张开嘴含着我胀硬得变 成紫色的龟头时,我飞溅而出的精液及时地喷向她喉咙,她高兴地吸啜着我的阴 茎,并用手套捋着包皮帮助我顺利输送,然後在我停止痉挛後才咽下所有,精彩 表演让一旁的大卫和蒙妮卡看得如痴如迷。
 
  姬丝舔舔嘴唇,意犹未尽地走过去旁边的睡椅,大卫的阴茎这时正好从我妻 子的阴道滑脱出外,一道乳白色的精液也跟随而出,姬丝伏上蒙妮卡的阴户,把 她阴道流出来的精液一滴不留地吸进嘴里,然後趴到她身上,口对口地把精液渡 到她嘴里。我和大卫站在一旁观看,只见两个女人把口中的精液互相吐出来吞进 去的搅拌着,好一会才津津有味地全部咽进肚里。
 
  第二个周末,我们两对夫妇再次聚首在一起,并且一边吃着薄饼,一边兴高 采烈地欣赏着上次自拍的「色情电影」,当最後播放到我和大卫先後射精的画面 时,四人经已达成一个默契,那就是迫不及待地希望继续上次那个令人兴奋无比 的成人游戏。
 
  我们全身赤裸,在浪漫的轻音乐中双双起舞,有点不同的是,怀中紧紧搂着 的却是对方配偶。音乐停下来时,大卫走过来对我轻轻耳语:「等一会我准备学 你上次一样,临发射时让嫂子给我吸出来,你不介意吧?」
 
  我微笑着点点头,但双手却在他妻子圆滑的屁股上抚摸着,心中睥睨着弟妇 那紧窄的小屁眼。不知下次大卫有样学样时,我妻子的屁眼是否捱受得了他那根 粗大的东西?
 
  男人们在性交时都喜欢把精液射进女人的小,但我不得不承认,我对她们能 用小嘴吸吮我的鸡巴直至射精这种方式尤其锺爱。当我将精液喷洒在她的乳房或 整个脸庞上,而她又用舌头把脸上流下来的精液一道道地舔清时,你们就会明白 这卷色情电影录像带的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