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新婚小娇妻
新婚小娇妻
一栋较为高档的小区,内里绿树如阴,高楼伫立,小区内老人悠闲散步,孩童嘻嘻奔跑,一副和谐且欣欣向荣的幸福景象。  位于最南边的一号楼中的802室,是一座九十平方的两室一厅,刚好是一座供三口之家居住的房屋。  此刻房内灯火通明,以白色为主色调再辅以暖黄色使房屋内更是宽敞明亮。  这正是我跟女友(不,现在已经是老婆)亲手设计的新婚婚房,其中的每一样材料均是我俩亲自选取的。  说一下我老婆吧,我老婆叫#霞,下面就叫她小霞。小霞今年22岁,身高160,体重45kg,胸围D罩杯,翘臀,长发披肩,娃娃脸,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大学毕业半年,在她刚毕业那会就和我举行了婚礼,我两结婚半年不到。我要撸  你可以想象,如此纤细娇小的身体,配上D乳和翘臀,那是多么火爆的画面,可遗憾的是,老婆性格上偏于保守,没有一件是漏肉的衣服,这让我怎能忍受。  我比小霞大6岁,在小霞毕业时,我已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虽不能说是人精,那也是见多识广了,交过的女友也不胜凡几,那些午夜深色场所也是常去之所。  见过的女人自是不必说,但自从见了小霞,我就知道我沦陷了,那时小霞还在上大学,我从那时起就彻底改变,成为一个好人,整天除了工作,就是跟小霞聊天。  我跟小霞家在一起,都是农村的,是通过父母介绍认识的,我长得还可以,小霞父母第一次见我就认准了我,再通过我的努力,终于拿下了小霞。  新婚之夜,我惊讶并惊喜的发现,小霞居然是处女,这让我真是喜出望外,可能小霞心性是个孩子,又或是保守,总之我可以说是小霞的初恋,我知道初恋是最依赖的。  从那之后我也发现,小霞对我有一种变态的依赖,我有时候感觉自己不是丈夫而是父亲,也许这跟小霞太小有关。  婚后我当然不会助长小霞这种保守风格,不但给她买性感的衣服,还没事就调戏她,小霞是娇羞万分,却也是甘之如饴。  就像我两一起活动时,我总会伸出咸猪手去摸小霞的翘臀,或是蹭她的丰满乳房,小霞对我多次娇嗔无果后,被动的享受般的接受了。  小霞平时有两大爱好,一是跳舞,小霞在学校就是舞蹈社的,毕业后又报了舞蹈班,另一爱好就是瑜伽,用小霞的话说就是保持身材,在家没事小霞也会在客厅跳舞练瑜伽。  当然每次我都会看着小霞练,那是最养眼的,比单纯看美女刺激百倍,每次都是鸡动不已,而当我受不了时,我会在小霞保持一个瑜伽动作时,偷偷上去揩油,小霞虽不愿,但又对我没办法,只得随我去了。  生活就这样刺激的过着,我很幸福,小霞同样如此,可老天似乎觉得我跟小霞接受的考验与磨难太少,给我们的生活加了一道勐料。  小霞的眼睛出了问题,看东西模煳不清,而且容易疲劳,我非常自责,认为这是老天对我的报应,可为何不是自己而是小霞。  我带着小霞走访了很多大医院,它们说辞都是模棱两可,有的说是瞳孔有问题,有的说是眼球,还有的说是视网膜,总之一句话,它们也查不出原因。  “老公,我要是成了瞎子,你还会要我吗?”此刻小霞坐在客厅沙发上,紧紧拉着我的手,紧张的问我。  看着眼上蒙着布袋,嘴唇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的小霞,我心疼的要命,忙不迭保证道:“宝贝,别胡思乱想,我怎会不要你,就是你躺在床上动不了,我也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老公,你真好,这辈子嫁给你是我最大的幸福……”  “放心好了,咱们不是在楚神医那里挂了号吗,你的眼睛一定会没事的!”  “老公,那个楚神医真的有那么神奇,能治好我吗?”  “一定会的,听说很多大人物都去楚神医那里医治,没有他治不好的疑难杂症,大家都叫他鬼医。”  说实话,关于这个鬼医是上一个大医院小霞的主治医生推荐的,说是有钱人的内部圈子才知晓的,我并不了解,可我当然要给小霞信心,不能打击她。  “那什么时候能到我们?老公,我好怕!”  “别怕,楚神医每天只医治十个人,估计要一个多月后才到我们,楚神医可是菩萨转世,治病救人从不分富贵贫穷。”  说到这里小霞似乎慢慢平复,红着脸,扭捏的道:“老公,人家想上厕所……”  “呃……”看着小霞不自然扭动的屁股,我一瞬间可耻的硬了,借着扶起小霞的档口,手自然抚上了翘臀,“老公扶你去厕所,你眼看不见,慢点……”  也许是尿意所憋,小霞脸更红了,“老公,你讨厌,让人家上厕所嘛……”  “嘿嘿,我这不是正在扶你去嘛……”我嘴上说着,手上不停,脚下却是放缓下来。  由于在家,小霞穿一身可爱的白色丝质半透明睡衣睡裤,可以隐约看到黑色的胸罩和内裤,当然这些都是我给小霞买的,我的手此刻正专注于小霞那诱人的挺翘圆臀,手指还不时下压,压进小霞臀沟,结实挺翘的圆臀弹性十足,手感倍儿棒,我是爱不释手。  小霞扭动的幅度更大了,我定睛看去,只见小霞红霞遍布,轻咬下唇,那根绑在眼上的细细布带更是增添一种凌虐的快意,让我心跳倍增,手足无力。  小霞轻起珠唇,“老公,不要,人家憋不住了,快点嘛……”  虽然凌辱小霞我快感十足,可看着小霞难过,我心中也是不忍的,于是加快了也是没几步的步伐,将小霞扶着站在了马桶边。  我放开了小霞,后退了几步,拉开与小霞的距离,狠狠的审视小霞,半透明的睡衣睡裤,隐现的黑色的内裤胸罩,小小的娃娃脸上的绷带,尽入眼帘,这般凝视比近距离凌辱居然有着另一翻视角。我的近乎放肆变态的目光,小霞无法获知,我心中居然产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希望小霞永远带着那根布带,来满足我炅异的心理。  “呸呸呸……”我心中一阵吐槽,我怎能这般想,小霞是我的老婆,不是我的性奴,我他妈还是不是人,我应该倾尽所有去治好小霞,怎会这般诅咒小霞,阿弥陀佛,当我是放屁,小霞一定会康复的……  心中的天使一瞬间打败了刚滋生出恶念的魔鬼。  “老公,你出去一下嘛,人家要脱裤子了……”  心中善恶交战的我,被小霞娇嗔的话语拉回现实,再看眼前的小霞,双手放于睡裤两侧,上身微微前倾,做出一副脱裤子的动作,可却是戛然而止,噘着嘴向我嗔道。  我瞬间明白了,小霞这是害羞呢,平时小霞在我面前特别注意个人隐私,从不当着我的面大小便,用她的话说,在我面前这么恶心时间长了我会对她没意思的,当然她也从不正对着我脱衣服,我强迫的除外。  我发挥我的无赖性格,嘴角挂着邪笑道:“老婆,你脱啊,老公又没拉着你……”  “哎呀,老公你赶紧出去,人家当着你的面尿布处来嘛……”  我知道再撑下去,小霞打死不从,可是这么好的偷窥机会,我又不想放过,于是我灵机一动,计上心头,“好好好,老公这就出去。”  “把门带上……”小霞不放心的加了句。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心中腹啡,接着我嘴角漏出一副坏坏的邪笑,嘴中安慰道:“好,听老婆的,放心好了,老公保证,绝不偷看,嘿嘿,你老公的人品你还不放心嘛……”  我说着,手拉着门把手,下压,将门锁扣压进去,用力一拉,门与门框发出咣的一声,接着迅速朝里推,同时放开手,门锁发出嗦的一声锁扣冒出的声音,诈听上去,还真像是关上门。  我真他妈是个天才,心中不免有点小得意,因为小霞果然没有发现。  此时门与门框是没合上的,有空隙,但门却挡住了我的视线,根本看不到门后马桶边的小霞,我轻轻推着门,企图将这阻挡着我跟小霞的该死的东西除去,心跳再次倍增,我似乎听到了咚咚咚的跳动声,这般贼眉鼠眼像是做坏事,推着门的手都不自禁微微颤抖。  我不敢发出哪怕一丝的声响,生怕我的偷窥大计付诸东流,慢慢的,小霞的身影一丝丝的出现在我的眼前,先是侧面的手臂,接着是身体,我情不自禁的手中加了力道。  一瞬间,我脑血上涌,只见小霞已经府身下来,两只手已来到腿腕,大拇指勾住的正是小霞那条半透明的睡裤,眼前晃动着两条嫩嫩的雪白匀称的大腿,晶莹剔透,珠圆玉润,冰肌玉骨,这双腿我不知见过多少次,可此时的观感却比以前强上数倍,难道这就是偷窥的快乐,我终于体会到偷窥无罪那部三级片中男主角的心路历程了。  在我还在体会偷窥快意的同时,小霞接着有了动作,只见小霞两根拇指再次勾在了那条小小的蕾丝的黑色的透透的小内裤上,小霞的翘臀大小刚刚适中,不显大同样不显小,却是特别紧致挺翘,而小内裤却是略显偏小,这当然是我的杰作了,这可是我为了小霞量身测选的,还是半透明的,我双眼直勾勾盯着小霞的跨部,那里并没有黑色的印记,我知道这是小霞跟我两个人的秘密,小霞是个白虎,大腿根部当然印不出毛毛的痕迹了。  白虎这一点也是小霞没谈过男盆友的原因之一,她最怕别人知道,新婚当夜,小霞还忐忑向我说这一点,害怕我介意,我当然不可能介意,她哪知道我为此狂喜了数日。  慢慢的,随着小霞的动作,我钟爱的翘臀被小霞释放出来,我最喜欢的就是轻轻的吸吮啃咬那对小屁股,每次小霞都会痒的咯咯大笑,并疯狂扭动,却还是逃不出我的魔掌。  也许小霞是真的快憋不住了,一气呵成,将内裤退到腿腕,我还未仔细观摩白虎的嫩嫩馒头,小霞就蹲在了马桶上。  最美的风景只是昙花一现,我不免微微失望,可这种偷窥的快意却令我找到了另一种性欲上的满足,我发现自己爱上了偷窥,心中的魔鬼伴随着小霞舒爽的哗哗水流声瞬间拍死了心中另一半所谓的正义天使。  下面我轻轻带上了门,我并不想让小霞知道我的变态嗜好,但如何偷窥成了我此刻脑中挥之不去的强烈念头。  见到偷窥一词,所有人都会瞬间想到另一个词,摄像头。对的,摄像头可是偷窥利器,无数电影电视中均有涉及。我也不例外,当我想到摄像头时,我不但想到了满足我的偷窥欲望,还想到了这可以照顾到小霞,毕竟我还是要上班的,不可能24小时陪着小霞,万一小霞有个三长两短,我又不在家,那我就后悔莫及了。  越想越觉得摄像头是必须的,择日不如撞日,我安抚小霞睡下后,借口下去买东西,开到了小区下面的一家数码店。  店主是个中年人,不管事,跑堂的是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小伙子,交谈了一下了解到他叫小王,小王的声音很沙哑,完全与外表不符,这是我对他第一印象如此深的直接原因。  小王听说了我的来意,并未差异,表示小区里一小半人家均装了摄像,我一听也放下心来,毕竟心中的魔鬼被别人知晓是一件无地自容的事情,现在却不必操心。  这般想着,我看小王就特别顺眼,小王也特别热心,给我介绍了很多产品,还特地推荐了几款客户反响最好的,价格从低到高都有,我一看这小王是个实在人,于是也就放心了,选了款价格中间的,不但能听到声音,还可以跟手机连接,随时随地获知家中动态。  这般闲聊下来,居然不知不觉大半个时辰了,我一看害怕小霞醒了找不到我干着急,赶紧付完钱,一想到摄像头装在客厅,也就一会的事,于是带着小王直奔家中而去。  轻轻将门推开,我冲小王道:“小王,装的时候轻点,你嫂子在卧室睡觉,不要打扰她……”  小王一听,很是知趣:“放心吧哥,又不是砸墙打孔,没有声音的,打扰不到嫂子……”  我拍拍小王的肩膀,觉得这小子不错,靠谱,于是看着小王拆盒子忙活不停……  “你是我的小啊小苹果……”  突然,一阵神曲音乐平地乍起,我跟小王均是吓得面面相觑,小王指了指我的裤带,我才反应过来,是我的手机音乐,可能是我太关注摄像头,居然反应比平时慢了好几拍,我赶紧掏出手机,将音乐按掉,一看是老板打来的,估计有事,毕竟我为了小霞请了好几天假了。  我又回头看了看卧室门,并没有饷动,怕打扰小霞,冲小王点了下头,赶紧出去接电话了,为了不影响小霞,我还特地顺着楼梯下去了一层。我要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