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炮友在我出差期间写我俩约炮为原型的文章来慰藉我
 想像一下,晚上你一个人躺在房间里百无聊赖,突然有人敲门……
 
  你打开房门,看到我就站在你面前。
 
  天很热,我穿着紧身的T恤,高耸的乳房在低胸的T恤里,隐隐地能看到乳 沟。
 
  一条黑色包臀裙紧紧包住一对浑圆的大屁股,修长的大腿裹上诱人的黑丝, 脚上穿着一双性感的红色高跟鞋。
 
  此时的你早已看的意乱情迷,一把把我抓进房间,锁上房门,下身已然硬的 像沖天柱一样了。
 
  你受不了这种压迫,一只手赶快脱掉裤子,露出粗壮的根部。另一只手早就 迫不及待地撩开了我的裙子,趴下黑丝和内裤,把我紧紧地按在墙上,早已耸起 的鸡巴,对准被刺激的水汪汪的巢穴直接滑入深处,一遍又一遍开始了强有力的 插拔一阵猛烈的冲刺后,你暂时浇灭了强烈的欲火,开始好好把玩你今晚的猎物。 
  你一把抱起我,扔在床上,掀开紧身的T恤露出白嫩的乳房,这是你期待已 久的场面,这两天这场景一直在你脑海里徘徊,你一只手抓住它把玩,又软又绵 手感很好,你忍不住拨弄凸起的乳头,看着我绯红又销魂的脸,另一边早已按耐 不住含上去了,吮吸,吞吐,一遍又一遍,整个脸恨不得埋在耸起的胸脯里不愿 再抬起。
 
  玩完了胸部,你不安分的嘴巴开始向下游移,轻轻拂过平滑的小腹,来到那 片你最爱的森林面前……
 
  扒开森林,露出那条熟悉的小溪流,潺潺流水下你发现了洞口,这次你知道 你不会饶过这个洞口的!
 
  你像定住一样盯住这个向往已久的洞口很久很久,轻轻地用手拨弄开来,双 唇突然发起攻击吸住那撅起的花瓣,舌头早已忍不住伸出来在洞穴里搅翻,你对 自己的舌吻如此自信,听到上方传来嗯嗯的呻吟声,不由地加快了节奏,呻吟声 娇喘声此起彼伏,愈发激励着你更近一步地挑战,随着你舌头攻击,蜜穴里像泄 洪的水库一样,汩汩地流出清甜的汁水,你满意的吃着自己辛勤劳作而得的蜜汁 开始了下一步的攻击。
 
  经过一番折腾,肉根早又硬的生疼了,这时让他正好插入汁水正密流的洞穴 里,深深的插入其中,你倒也不急着抽插,只想让辛苦的小兄弟在这温软潮湿的 肉穴里静静地休息一会儿。
 
  空出来的嘴巴也不闲着,早就吻上了我温暖的嘴唇,我期待已久的热吻现在 才迟迟到来。
 
  你的吻很是热情,舌头早早伸了进来在我嘴里翻滚,整个人被你死死按在身 下动弹不得。嘴巴吮吸,舌头舔翻,一应技巧嫺熟,我也被你的吻技折腾地腾云 驾雾,只有呻吟的份了。
 
  这时下面的弟弟也缓过劲来又开始冲刺了,一下一下重重地插入阴道底部, 带给我一阵揪心地疼,却又十分享受,忍不住双手抓住你崛起的屁股狠狠地按下 去,恨不得让它深一点更深一点。
 
  我声呻吟改成了嘶叫「啊!啊!啊!」一声比一声惨烈,刺激地你更加兴奋 无比的冲刺,很快一股暖流从龟头的小洞里喷涌而出摄入阴道。肉根顿时软了下 来……
 
  休息了一会你起身去浴室沖洗,刚洗了一下,浴室门打开了,我赤着身子滑 了进来。
 
  你转过身楞了一下就把揽入怀中,喷头下,四唇相交,我们闭着眼睛又热吻 起来,我的手开始调皮的玩弄你软下来的肉棒,轻轻的拂捏,没想到受到这点刺 激你又不争气的硬了起来。看着你无奈的表情,我调皮地笑了!
 
  然后我跪在了你的面前,嘴巴正对着你的肉棒,深深的把他含在嘴里,好像 你是我的王,我是你的奴隶,你好像看出来我的心思,大手按在我的头上允许了 我的服务。
 
  还记得第一次给你口交时你难过的表情,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了,我裹住你的 肉根像吸管一样来回吮吸,节奏时快时慢,这样持续了一会,我开始了惊艳你的 新动作,慢慢吐出你的肉棒,我只含住龟头,舌尖在接缝处环绕,在龟头处撩拨, 刺激的你双眼微闭,然后我一口吸出来一枚肉蛋然后又将其吐出,一次又一次左 边换右边,水,唾液,精液黏黏稠稠地混在一起。
 
  看到你享受的表情,我终於满意的停了下来。
 
  打打闹闹地洗完澡裹上浴巾的我,和你又一次躺在了床上,这一次你是真的 累了,连续的几场战斗,消耗了大量的体力让你沉沉地睡去,我则躺在你结实的 胸前听着你熟睡的鼾声,想着这样的缠绵纠缠不知何时结束……
 
  睡了一小会儿,你生怕浪费时间似的又醒了过来,肉棒软塌塌的躺在那里怎 么摸都站不起来,我想你是真的累了,可是又不甘心这么早就放过你,於是新一 轮的嘴巴攻势又启动了。
 
  我拨开你的双腿,埋在你的胯下,含住软软的肉丁吸舔,肉球吞含,这样被 我折腾了一会儿,你的肉棒终於又坚挺如初了。
 
  被折腾地重新兴奋的你,突然把我翻身压在了身下,趴在我的背上开始了最 喜欢的后入式,这个姿势,肉棒插的最深,我叫的最响,啪啪地插入几下你似乎 不太过瘾又把我赶到了沙发上,跪在那里,你站着直挺挺崛起根部挺身插入。 
  我被这深度刺激到了,兴奋地大叫「嗯!啊!要!好想要!」
 
  你也感应到了我的兴奋,发挥了今天最快的抽插速度,激烈的抽插带来了摩 擦的快感,蜜穴的水汁喷涌而出,在皮肤的撞击处发出「啪!啪!啪」的拍水声。 
  一阵冲刺后,你兴奋地拔出来了枪,累极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累到极致 的枪也惯性一样的直耸耸骄傲地站在那里。
 
  我终於不再要了,满足地躺在你身边,「你真是个水娃!」你一脸宠溺地看 着我,「我会死在你手里的!」
 
  「死也要死在里面!」
 
  你大笑,把我搂在怀里又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战斗了一夜的你我起的有点晚,懒得下去吃饭就叫了送餐服务。 
  吃到一半,我忍不住浇了一勺蜂蜜在半裸的身上,然后躺了下来,眼神期待 地看着你。
 
  你顿时瞭解到我的心意,撇开自己的早饭在我身上舔了一起来,舌头蘸着蜂 蜜在我的上身游走,嘴巴,乳头,小腹,黏黏腻腻,兜兜转转,舔得我兴奋的乳 头颤厉,汁水狂流。
 
  「好了!」我突然用双手停住了你的吻,起身走进来浴室沖洗,一边打开淋 浴一边顺手给浴缸放水,好想轻松地泡个澡啊。
 
  你被我突如其来的拒绝搞得有点扫兴,就继续坐在床上吃早餐,虽然浴室的 玻璃是透明的,你似乎也没兴趣知道我在做什么。
 
  洗完了身体,浴缸水已放满,我伸脚试了一下水变整个身体沉了进去,没一 会儿,整个人就被泡的红红的软软的,像张开的花蕾,欲望待放,静静看着水中 的自己,乳房脱离了地心引力,微微挺起,体态圆润,似乎又恢复了年轻时的模 样。我敲敲浴门,示意你进来。
 
  你意兴阑珊地进来,却不曾想到看到这番香艳的场景,泡在水里的我,面色 红润,眼神迷离,写满了赤裸裸的诱惑,水中立起的乳房又大又圆几乎遮住了半 个身子,翘起的腿抬出水面,脚轻轻勾了一下。
小色女 
  在这撩人的动作之下,你只看到两腿之间微张的玉门,已然是什么也守不住 了。咽了口嘴里最后的食物,阳具早就配合地挺起来了,你接受了我的邀请,一 只脚伸进了浴缸坐在我的对面。
 
  我在对面看着你,用脚轻轻搓着你的脸,你的胸,最后搓着你昨天累了一天 的武器,突然我起身前倾,坐在了你的身上,用洞口堵住了你雄壮的突起。一起 一坐,我来回运动,乳房也在水里一荡一荡,下体的抽合激起的水花瞬间溢出了 浴缸,整个浴室啪啪作响。
 
  受够了这些刺激的你早已不想主动,翻身把我压在身下畅快地插拔,配合着 激打的水花,畅快淋漓。
 
  终了,你累的不行躺在了对面一入刚入水的样子。我被你挑起了兴奋点哪肯 轻易放过,双手抓住你的肉根,捏开龟头上的小口,舌尖开始摆弄,小口一张一 合,每个缝隙都被我舔到,肉棒上的皱褶被我一一吻平,从上到下,整个肉棒又 被我含在了嘴里不停的吸裹,吐出,肉蛋亦被我捏在手中把玩。
 
  摩挲了一会儿时间,你早已受不了了,突然你抽身站起,把我拦腰从浴缸抱 出,一把扔在了床上,你站在床沿,硕大的肉根涨的直直挺挺,蓄势待发,「把 我挑逗成这样!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就整个人扑了上来……
 
  我夹紧双腿,作出反抗的样子,你却因此被刺激地更加厉害,双手死死按住 我的胳膊,嘴巴上来强吻,我紧闭的牙齿不一会儿就被你坚硬的舌头顶开,长驱 直入伸进嘴里,有时候我也不禁想你的神奇,柔软的舌头,肉根是怎样被你操纵 地坚硬如铁搅得我的嘴巴,下体欲仙欲死,欲罢不能,正想着,我的舌头早已不 自觉地和你缠绵在一起互相搅动了,一会用双唇吸住我的舌头,一会用舌头舔动 我的双唇,切换自如的法式热吻,让我醉在你的怀里双唇自动投降。
 
  可下面还是很争气的,虽然下体的汁水被刺激地有喷出的迹象,双腿却牢牢 并紧不让你坚硬的鸡巴有任何可乘之机。
 
  你知道不来点狠的是不行了。於是一只手按住我挣扎的双手,另一只强行来 掰开我的一只腿,上身紧紧压在我身上让我不能动弹,这时我才意识到身为女人 在力量上与男人抗衡到底有多难。
 
  上身被你压的一动不动,双腿也只能任你的蛮力扯开露出粉红的玉门,她似 乎早已恨透了我的挣扎,双唇微启,乳白色的汁水横流,一副迫不及待地样子早 已等着被插入,看到下面这幅迫不及待的模样,你突然又不想插了,一脸坏笑地 看着我,说是想知道求之不得的逼逼会不会更骚。
 
  好吧,我一脸无奈,你的兴趣转换地也太快了,配合你真的好难啊,这么快 由贞洁烈女转场风情女,也是太考验演技了吧,不过看在这两天你雄壮的鸡巴这 么卖命的份上,我决定尽力而为了。
 
  我伸手穿起洗澡前脱下的bra,把胸脯重新高高地耸起,像两个白色的小 皮球,接着双手伸进bra重新调整了一下它们的位置,小皮球弹了两下又重重 落回了胸前。
 
  脚尖挑起床脚的黑色蕾丝内裤,之前的你心急火燎地扯下来根本没注意到, 直到我穿了上去,你才意识到这是一条可以直视的露逼小内裤,黑色的网纱裹住 了屁股,黑色的蕾丝罩在了前门,却在门前开了一道小门,两条金色丝线围在门 边,守住那片浓密的黑色森林。
 
  看到遮住关键部位的我,你似乎比看到裸体的我更加兴奋,又想扑上来,我 却把你踢开,自己坐在了沙发上。把头发散开,双腿张开搭在扶手上,内裤上的 金边立刻闪到两边,露出一条深沟,沟门被湿漉漉的粘在一起还没打开,我只好 用双手轻轻拨开双唇,露出粉红色的肉蕾让你仔细端看……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漏进了几束光打在水盈盈的肉蕾上,反射出点点光芒将 整个肉穴照地晶莹剔透,面对这样的景色你竟一时有些呆了,想伸手去摸,又怕 破坏了,停在半空中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看到你愣在那里,我癡笑了一下,伸手抓住你的双手按在了我的胸前,你两 只手伸进我的胸罩,抓起我那两个聚拢在一起的小球,一阵揉捏,然后两指掐住 乳头轻弹,一会就将它俩调拨出胸罩,挤出了罩外。
 
  还想继续撩拨的你被我轻轻地阻止了,因为它们会被我领到另一片领地继续 发挥,我带着你的手指滑倒了蕾丝内裤的门口,你双手轻轻掰开了内裤和双唇, 手指接住了正要留出的汁水,寻着汁水,你的两根手指滑入了汁水的源头,源头 内部,又湿又软,我稍稍用力,你的手指就被紧紧地夹住了,想抽回又不舍,於 是只有更深地插入,速度不由地加快更快……
 
  我的呻吟变成了娇喘,「嗯,啊,嗯,要,再快一点,嗯,就是这样,天呐, 我好像要死了!」
 
  你细长的手指越插越快,突然你将极速运动着的手指抽了出来,被刺激的阴 道狂射出一汩汩暖流,溢地到处都是,你嘴巴立即迎上丝毫不愿浪费。我嗯地一 声挺了挺身体,准备配合你新一轮的攻击,你的口交一向最能打动我。
 
  每次躺在上面看着下面的你低头卖力地干活,是我最享受的时刻,现在这个 moment终於又来了,我知道经过几番刺激的你,现在一定早已准备好冲击 巅峰了,我也要好好配合,创出我们今天最完美的一刻。
 
  我挺了挺屁股,将大腿内侧分开到最大,小腿轻轻搭到你的背上,尽量让你 用最舒服的角度全力插入,你果然没有辜负我,坚硬的舌头笔直伸入巢穴,脸埋 在下体处覆盖了我整个阴部,伸进去的舌头像一条小蛇拼命的往里钻啊钻,好像 通过阴道能钻到人心里似的,小蛇在阴道里横冲直撞,各种搅翻,各个敏感点被 你刺激个遍,喷流的汁水是对你努力耕劳的犒赏,你贪婪地吮吸着汁水,用不可 思议的眼神看着我,终於明白了什么是水做的女人。
 
  吃饱喝足,肉棒早已被刺激地也要上来了,他才是真正的主角,却被忽视到 现在,看着前面两个兄弟玩得不亦乐乎,他早已在旁边焦急地等待着上场了。 
  你直起身子,跪在沙发上和我面对面,然后提枪插入,双手捏住我的肩膀, 一次次挺腰抽插,速度时快时慢,程度时深时浅,不得不承认,性爱上你是绝对 的超一流大师,虽然经你亲手调教过,还是经常会对你的功夫崇拜不已,在这种 完美地节奏下,我颤抖地进入了高潮,你却还没够似的,继续抽插,抽插,更深, 更疼,看着我紧闭的双眼,握紧的双拳,绷直的脚尖,你更兴奋了,恨不得把我 今天操死在身下,而下方的我被操的几乎失去了知觉,想停却又不舍叫停,只能 任由你来,带我共赴云端……
 
  「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一次比一次更猛烈地冲击,最后那一刻终於要来了,突然之间积蓄了好 久的精液喷涌而出,填满了阴道然后溢了出来。
 
  你终於拔出了射完了子弹的枪桿,满意地看着流淌的战果,一头栽倒在床上 动也动不得了。
 
               操干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