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的女人
我的女人
               我的女人
 
                第一集
 
  第一次性经验,应是高中一年级那时,那时嫌泰山太远,因此没有去读而选 读台北市某高职,但读了一学期后,又觉得这所高职实在有够机车,管得太严了, 又因以脏话骂教官,所以那时日子很难过,每天过的算是度日如年的日子寒假过 去了,我不爽去注册,老师打电话给父母,公母也知道我的个性,但是老师一再 打电话来,并且对我说:你不去读也没关系,但是总是要去学校办理停学之类的 手续,于是只好硬着头皮和妈妈去学校了,去了学校看到昔日的同学,有点心动 想要回来继续读,但那个平日对我很注意的老师竟然对我妈说:你儿子平日在学 校表现很好……等,我听了之后很肚烂这个说慌的老师,于是豪不考虑的就距绝 了老师的假好意停学后,无所事事于是老爸介绍我到他朋友的公司去工作,我想 也好,不然每天早上八点起床后就不知道要做什么事了(当时电脑只有在学校有 摸过),朋友读书的读书,工作的工作,想要找到一个同年纪的人实在是不简单, 在家混了半个月后决定到老爸朋友的服装公司上班了这家公司和工厂是分开的, 公司在板桥市某街,而工厂则在板桥市某路,公司有供员工吃午晚饭,公司的员 工要吃饭均必需骑车或开车来工厂吃,我则是在工厂当裁剪的学徒,老板很照顾 员工,因此在饭厅还设有撞球桌及游戏机等休闲设施,每天吃完午饭或晚饭,工 厂的员工都会和公司的员工一起打撞球,我也因此认识了几个公司的业务员. 做 服装界的业务员很累,每天的工作时数是十二个小时,但有个好处是可以认识非 常多的女孩子,因为卖衣服的小姐都是女的嘛!而且我也听过无数业务员,他们 不知和多少卖衣服的小姐上过床了。
 
  就因为公司的人要吃饭必需要到工厂来吃的关系我认识了不少公司的业务员, 其中也和几个很要好,我晚上下班后,常常和他们开着车到闹区送衣服给小姐卖, 就这样几次后也认了一个干姊姊,不要说这个干姊姊,几乎每个小姐见我都捏捏 我的小脸(当时只满十六岁),那些卖衣服的小姐有些还很开放,有一次我们去 某一个小姐所租的房子那吃火锅,吃完后他们又要打麻将,我因不喜欢赌所以觉 得很没趣,又因为是冬天,所以那位姊姊(每个小姐我都叫姊姊)叫我到她的房 间去睡觉,那位带我来的业务(王仔)告诉我,他们可能会玩到天亮,要我先去 睡,我听了只好点头去睡了。
 
  进了房间我并没有马上睡,因为我发现里面有一台电视并且还有电视游乐器, 那个年纪的我对这个最有兴趣了,于是我也不经小姐的同意就开了电视开始玩, 玩了约半个小时,房间忽然开了,这个家的主人进来了,她说:「唷!你还没睡 啊!」
 
  我因玩游乐器没有经过人家的同意有点不好意思的点头,她走过来摸了我的 头几下然后笑着说:「小朋友不要玩太晚哦!」
 
  然后竟然在我面见脱掉衣服及裙子和裤袜,身上只剩白色的胸罩及束裤,我 甚至还可以从束裤的中间看见黑黑的一团,天啊!我有没有看错啊!我……,我 那时除了吓一跳外还很不好意思的跑出去,然后心跳不已的坐在王仔的身边,不 久那位女主人换着一套轻便的衣服走了出来,然后一直看着我,害我很不好意思, 我坐在王仔身边看他们打了一圈,自己猛打哈欠。
 
  女主人见了笑说:「小朋友,不要看了赶快去睡觉吧!」
 
  我早就想去睡了,但因为刚才那一幕,害我不敢再进去,这时看一下时间已 凌晨二点多了,我真的受不了了,于是鼓起勇气再度进入这小姐的闺房,脱掉身 上的外套和毛衣,然后摊开被子就躺下去睡了,躺在这床上,我还闻到有股很迷 人的香味,但当时只是想:「好香啊!」根本不会去想,难道女人的闺房就是这 个味道吗,顺道一提,我进入过不数女人的房间,除了化妆品的味道外,还有一 种很迷人的香味,当然这是长大后才明白的道理,那时根本不知道。
 
  自从认识了这个干姊姊后,我每个星期六都会骑着机车到干姊姊站柜(卖衣 服的地方)的店门口等她下班,她是在西门町武昌街某一服装店,她有时都会带 我在这条街到处乱逛,遇见熟人就介绍我,说我是她亲弟弟,(直到现在她结婚, 她女儿都叫我舅舅),我那时不是吹牛的,整条武昌街(卖衣服那部份),几乎 所有的服装店的小姐我都认识,因此一到星期六晚上是我最高兴的时候了,去哪 里我都很吃香,去到哪一家店,随便一个专柜,我都一进去就往那位姊姊的座位 上坐上去,有时那姊姊见我坐在她的座位上,她还会坐在我的大腿上。
 
  我长得并不帅,身高一七二公分(但当时才一六五左右),当时的兴趣是运 动,但我运动不是为了锻练身体,而是从国中开始,常常会和人打架,为了每次 打赢架因此我练身体,做伏地挺身,做仰卧起坐,举亚铃,开力跳……等,当然, 没有一次打架有分胜负的,因为总会被人拉开,不过人家打我一拳,我很少会倒 退的。
 
  算命的说过,我这辈子很有女人缘,如果我一辈子都不结婚那这女人缘将会 跟我一辈子,一直到我结婚为止,而我龟头上有一颗痣,更有人说,我因有这颗 痣,将会有不少女人会跟我上床,起初我不相信,但直现在我终于相信了我每周 六去找老姊(我自始至今,我叫干姊姊都叫老姊),去找老姊都是等她,然后去 看电影或去看MTV,再不然就是去辛亥路的印地安啤酒屋喝酒,再不是就是去 跳舞了,那时我年纪最小,所以不管去那里我都不用付钱,全部几乎都是业务他 们付的,他们会这样肯为小姐付任何游乐的费用,不是为了要和小姐上床,而是 为了巴结小姐,否则小姐很容易被其它公司的业务给拉去,而和小姐上床当然要 有手腕,但是什么样的手腕我就不得而知了。美国发布站
 
  这天,大约是二月吧!一个星期六,我仍然在店门口等老姊,这天公司的业 务没有一个人来,我在想可能是因为有别的节目或者是公司有事吧,连那个在追 老姊的阿峰也没有来,真是奇怪啊!十点老姊下班了,我帮她把衣服收下来,然 后店家就将门给关上,和老姊说了一些有没的话就走了,原以为门关上后就要走 了,但老姊还是不动,站在原地,我好奇的问怎么不走呢,老姊说:「等一下去 看MTV,还有人要来,我们租二个房间看,但是我要和人说事情,你先在另一 间看,知道吗?」
 
  我见老姊一本正经的,也不敢再问下去了,点了根烟抽了起来,抽没几口就 陆陆续续来了三位小姐,都是我认识的(因事隔多年忘了名字,暂时以下列的假 名替代)分别是小贞,小莉,小芬,还有另一位是小琪,她们都和老姊一样都是 妙龄女郎,大约是二十出头而已,个个身材曲条体态轻盈。
 
  人员到齐后一行六个人用走的到万年对面的高格MTV去,他位于十二楼, 我们上了电梯后六个人有说有笑的,不知不觉已到了,电梯门一开,就听到有人 说欢迎光临,因为常常来,所以都麻痺了。我甚致还认识里面的男女服务生,在 店门口老姊说的话我都忘了,她们选了片就让服务生带到一间房间里去了,我当 然也跟着进去,但一进去,就被老姊说了一顿,说刚才说的怎么忘了,我不好意 思的走了出来,这时小琪站在门口,她对着我笑,然后说:「活该,被骂了吧!」 
  我只是白了小琪一眼,但我并不是生小琪的气,可能是不好意思吧!
 
  我站在老姊她们包厢的门前,小琪走过来拉我进入隔壁的包厢,高格MTV 包厢里的沙发是沙发床,我们早已习惯了,因此一进入就先移桌子然后再将沙发 给摊开来,然后才脱鞋再爬上去,再来就是以最舒服的姿势躺着,服务生进来将 投影机的开关打开. 「两位,请问要喝点什么?」我点了一杯可乐,而小琪点什 么,这时我已忘了。
 
  「姊姊,你选什么片呢?」
 
  「十三号星期五。」
 
  「是哦!那是第几集呢?」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跟柜台说要最新的一集。」
 
  「ㄎㄡ!ㄎㄡ!」两下的敲门声。
 
  「对不起,您的饮料来了。」服务生说. 放下了饮料,服务生说了请慢慢欣 赏后就出去了。
 
  小琪见服务生出去后,又爬了起来,我见她将自己的外套挂在门中间,我不 明白道理,于是问她:「姊姊,你在做什么,怎么将衣服挂在那里?」
 
  「我今天穿短裙,等一下看到忘了不就穿帮了吗?」
 
  「穿帮?应该是防我才是啊!怎么是门中间那片玻璃给盖上呢?」我当时心 里这样想着。
 
  (起不起!各位看倌,那家MTV名叫尚格,而不是高格,忽然又想起来了, 它位于金万年对面那层楼,十二楼和十三楼,至今仍然还在,但是否景物依旧我 就不知道了,因为后来我重拾课本,开始上学,在台北县某私立高职念资讯科, 开始接触电脑,然后又考上台北县某工专,就在重新当学生后,我就不再去那里 了,不去的原因是迷上了电脑,开始玩程式,至今不是自夸,我现在会的程式语 言有很多,只有少数几套是学校教的,其它均是自己看书学的,因此我打破了学 电脑要靠补习班的传统,奉劝各位看倌,如果你想要学好一套程式语言,只有有 决心不一定要花钱去补习班学,但却要花不少书费,我弟弟及我表妹他们学电脑 是我丢了几本书给他们,然后要他们边看书边操作,如此日复一日,没多久,他 们便将DOS全部学会了,现在他们在学QB,也是一直看书一直操作,他们目 前也已能做出一套完全属于自己设计出来的小程式了。)
 
  对不起,离题了。
 
  尚格MTV每个包厢的门中间一定有一个玻璃窗,如果去的人稍微注意一下, 总会见到服务生在那偷偷往里看,我不知他们是在看什么,也许是……。那时小 琪这样做也对,但是她只防服务生,怎么不防我,我当时真不明白,只是猜想, 她是不是在认为我年纪还小。
 
  虽然我那时年纪才十多岁,但是那时我也对女人的身体产生好奇了,在看着 电影时,我的目光还会偷偷望着小琪穿着丝袜的美腿。因为是沙发床,摊开后, 如果要到桌子那拿饮料喝,必需将身体移到脚尖靠着的地方才有办法拿到,我就 那时喝了口饮料后,故意转身要回原位,但眼光则往小琪的裙底看。
 
  第一次没看到,但第二次就让我看见了,但却不知道是什么颜色,因为只能 靠萤光反射过来的光看到,这也是我第一次这么近看到女人的内裤。不知是电影 太好看了还是怎的,我一直注视着小琪双腿之间,但,她却都没有任何动静,一 直保持同样的姿势。
 
  见到这迷人的画面,我忽然想要再看得更仔细一点,不知是上天听到我的祈 祷声了还是小琪听到我内心的话,她,真的更换了姿势,本以为她是发现我看到 我不该看到的东西了,想要将它隐藏起来,我在她变换姿势的同时又转头回去继 续看电影。喝了口可乐,我深呼吸了几下,让自己镇定一下,虽然心跳不会加速 了,但是我却不敢再回原位去和小琪并肩靠在一起看电影了,真的是好糗啊! 
  「喂!你这样抬着头看,脖子不会痠啊!」小琪忽然开口。
 
  我吓了一跳,怎么办,我怎么好意思再过去呢,但,我又想了一下,也许她 跟本不知道我刚才在偷看她也不一定啊!(这大概是自我安慰吧)
 
  想到这我忽然松了一口气,于是双眼一直注视着萤光幕,不敢回头,慢慢的 往后坐坐回原位后,我将目光移到小琪的双腿部位。这不看还好,看了真是后悔, 因为小琪的双腿比刚才张得还要开,这是我开始恨自己了,干嘛这么老实呢,刚 才回座时不会回头看一下吗,即使看一秒钟也好啊!
 
  我一直很后悔,但才刚坐回来又要去喝饮料好像说不过去。我已没有心思在 看电影了,从坐回原位开始都一直看着小琪的双腿,真恨不得将它给吞下去。 
  当我还在欣赏美腿时,小琪忽然动了,她用爬的姿势爬到桌前拿饮料喝,这 时杰森正发动一部割草机,正准备对在树林亲吻的恋人下手,小琪可能被这紧张 的一幕所吸引,她仍然保持同样的姿势,那是她是否已喝了饮料我不清楚,我只 记得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小琪裙里的景物。
 
  这真的是我这一辈子第一次这么近看女人裙子里的内裤,以往都是从录影带 或书本里看,这次是看真人演出,果然和看录影带或书不同,让我特别的兴奋, 裤裆里的老二不知不觉的从睡梦中醒来,顶在裤子里难过极了,好像告诉我这个 做大哥的,它也想看,看看这迷人诱人的春光(当时是什么颜色的内裤我已忘了, 只是那真是这辈子第一次见到女人内裤的模样)。
 
  看得正过瘾时,小琪忽然又折回来原位,然后继续看着。回原位后,小琪忽 然靠在我的肩上然后手勾着我的臂。我被这忽然的动作吓了一跳,这还真是头一 遭,还真让我不知所措,第一个勾着我的手的人是老姊。每次我们去逛街或走路 时,老姊总是会勾着我的臂一起走路,但那种感觉和这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在 二月这样冷的天气我居然流了汗,忽然感觉浑身热呼呼的。我一直望着前方的电 影,整个人好像僵硬了一般。
 
  「刚才有没有看到我的内裤啊!」小琪忽然回过头来在我耳边轻声问我。 
  我第一次这么近和女人说话,闻到一股有如兰花香的味道,事后回想以为是 小琪身上的香水味,后来长大一点经验比较丰富时才明白那不是香水味,而是女 人自身的体香。
 
  「啊!」我说不出话来,惊讶的呆在那里. 果然,我刚才的所作所为都被这 位姊姊给看到了。
 
  「你那里是不是硬起来了啊!」小琪又开口了,她也不等我有什么反应。 
  「什么,小琪姊……你……你说什么?」我这时感觉有点要滞息的感觉,冷 汗一直从额头冒了出来。
 
  「给我看看好不好?」小琪摇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