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永昼、朱衣劫
永昼、朱衣劫
 字数:13378
 

               第三章掘墓
 
  浓雾中,一艘木舟从芦苇环绕的水道中渐渐划出,靠向岸边。
 
  时值中午,太阳的光芒和热量却仿佛被雾吞噬一般难觅分毫。
 
  岸边是层层叠叠通往远处的石阶,传说鬼湖在古时候是一个坑殿,就是建造 于深坑中祭祀大神的地方,后来的祭祀习惯改变,这处坑也一夜之间被一场奇异 的大水灌满,变成了一个湖泊。
 
  此湖自出现起附近就常年弥漫着大雾,湖里又生长有许多过人高的芦苇,加 之地处荒山,所以很少有人光顾甚至知道它的存在。
 
  苏天行将舟拴在石阶边缘的石柱上,沿着曾经是坑殿通道的阶梯走入阳光普 照的区域。
 
  一路上时不时有秋风吹过,带起地上的落叶也拂过人的面颊,除了寥寥的虫 鸣外再无其他声息。
 
  鬼湖的地势较高,背靠一座草木茂盛的小山,到常安镇军营直线距离只有十 里不到。
 
  「袁据那家伙应该回来了吧。」苏天行不快不慢的行走于及腿高的草丛中, 不知不觉,在秋日阳光的映衬下,镇中有序排列的栋栋房宅便映入眼帘。 
  「老板……」进入镇子不远是一个酒铺,只卖酒,小小的店铺在周边建筑中 并不起眼,此刻门户紧闭,仅窗户露出了一点空隙。
 
  「老板!」好一会儿都没有人回答,苏天行把头从窗户探进来,再次试探性 的问着。
 
  「叫什么叫。」这次倒是很快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窗户被瘦如枯木身着一 件连体灰袍的中年人向内拉开,从室内的灰尘看这里极少进入过阳光,老板对苏 天行视而不见,只是走到后面的酒缸,看了看还有多少存货:「打多少啊?」 
  苏天行早习惯了老板的恶劣态度,笑了笑:「三斤。」然后取下随身带着的 酒葫芦递给了对方。
 
  这个小店谁也不知道存在了多久,从来只卖一种酒,地处偏僻装修又不好, 再加老板是一个古怪之人,生意一直不温不火,只有少数人知道这里能买到一种 已经鲜为人知的佳酿。
 
  老板拿过微微泛黄的酒葫芦,行云流水般舀起清澈的酒液,很快便把葫芦灌 满了,随即转身把葫芦交给苏天行。
 
  苏天行接过酒葫芦饮下了一小口,随手掏出一件破碎的玉器放于窗台上当做 酒钱。
 
  老板什么也没说,将碎玉收起就要关门。
 
  「老板至于这么急么,反正关门了你也是一个人窝在这个小店里……」苏天 行挡住即将关闭的窗子,笑嘻嘻的对一脸阴沉的老板说。
 
  「你管的着?要是再啰嗦,我以后可就不卖你酒了……」
 
  老板的话果然很有效,苏天行脸上一阵变色,不再多言,自顾自的向镇子深 处走去了。
 
  「这可是上古的祭神之玉,放出去定能拍卖个好价……只是碎的,完整的就 更好了……」老板关上窗,看着手中那一块造型古朴透着红光的碎玉,不由得好 奇那个小子是怎么搞到手的?
 
  鬼湖下的淤泥中,埋着许多古时器物,苏天行刚来到鬼湖中的小岛时,在靠 近岛屿的浅滩上挖出来很多形制奇特的金玉制品。一次下山玩耍时看人们都很喜 欢这些东西,就将挖出后存放于房里的古物都当做金钱使用了,
 
  常安北靠区吴城,按照北辰的区划属于区吴城的二十个附属镇之一,隔着一 片四五里宽的老林和南方的吴边城接壤。
 
  袁据所在的军营位于镇外以南一里处,早年曾有高达一百万的劲旅驻扎,如 今时过境迁,北辰的防御重点已然转移到吴边和区吴,此处的军队也是越来越少, 现在主要是用来训练预备军和让贵族子弟体验军旅生活。
 
  不一会儿苏天行就穿过镇子,悄无声息的翻墙进入军营之中,一个个黑色营 帐间只有几十个人不时的走动,看来其他人都外出去进行常规巡视或者其他任务 了。
 
  「啊啊啊啊……唔……啊啊……」
 
  四下没找到袁据的苏天行刚刚跳上一根旗杆准备慢慢等,却听几丈外一个巨 大的营帐里传来一声声蚀人心智的女子浪叫声……
 
  「这声音……是袁据身边那个姑娘。」苏天行想着问一下袁据啥时候回来, 也不用看路,循着浪叫声的指引,很快就来到那处营帐。
 
  从缝隙中可见,营帐内铺着一层被子,一个身体前凸后翘的年轻女子正趴在 上面,前面和后面都站着个皮肤黝黑的士兵,正把粗壮但是并不长的阴茎插入她 的嘴巴和肛门拼命抽插着,口水和淫水在啪啪啪中流得一地都是。
 
  而在女子的下面也躺着个士兵,坚挺的阴茎向上插入了她的肉缝中,由于她 的双腿是曲起的,高耸的阴户显得异常突出,阴茎每次都能啪啪啪的抽插到底。 
  苏天行知道北辰军中这种淫乱是很常见的,也没有多想,只是本能的挪了一 下眼睛,却发现了更多东西。
 
  原来那女子的背上还负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阿貂,阿貂的双手不停揉搓着 身下女子的一对巨乳,大量乳汁被挤出喷得老远,隔一会儿又会伸出一只手到阴 户抠挖起泥泞的肉缝,表情比青楼中的婊子还要淫荡。
 
  后方男人在肏下面的女子时,右手时不时会轮流插入阿貂的肛门和肉缝,手 指有规律的抽插挑拨着淫荡的女体。
 
  两个男人都忍不住把精液射入女子体内后却仿佛还不满足,胯部一抬高就把 还硬挺的阴茎插入阿貂的上下两个洞穴,阿貂顿时喜出望外,主动扭动身体享受 着被肏的美妙感觉。
 
  这样的淫乱组合还有两处,位于帐内的不同角落,夸张的是在阿貂身后有一 个人站在高处的木架上,双手抓住一个裸女的双手将其倒立起来,阴茎插入她的 肉缝中猛烈抽送,女子的头则刚好顶在地上躺着那男人的生殖器,嘴巴把包括着 阴囊的阴茎紧紧的含住,随着女子身体的上下颤动,仿佛口交的感觉让地上那男 人舒爽的呻吟个不停。
 
  按照军纪闲杂人等不得进出军营,苏天行见袁据还是没出现,于是抄起一个 石子就对准帐内的阿貂扔去,却因为她刚好扭动身体,堪堪打在她那巨大乳晕中 的鲜红乳头上……阿貂感觉到乳头一麻,披散着头发仔细一看才发现地上有一颗 突兀出现的石子……
 
  两刻钟后,第四次高潮后的阿貂把嘴从正被肏得翻白眼的弱水的唇边移开, 一缕银丝垂落。
 
  「我不想再玩了。」只是撇下了一句话,阿貂就把身边的男人都推开,从跪 着的地面站起,拿过挂架上的白色长衫穿上就向外走去。
 
  「天行哥哥!」绕了几圈后,阿貂看见了坐于木墙之上,小口喝着酒的苏天 行。
 
  「其实我比你还小的……」苏天行轻身从高处跳下,合上葫芦的盖子,俯身 对阿貂说。虽然比阿貂小了接近十岁,他却足足比她高出了一个头。
 
  「没关系了,反正我就是觉得天行哥哥你很亲切嘛,对了,我知道你想问什 么,袁据弟弟估计要半个时辰后才能回营……」
 
  「那我在这里等他吧……」
 
  「等他干嘛,天行哥哥你带我去镇上玩吧,袁据弟弟说我太麻烦所以都不带 我去……」
 
  「好吧……我带你去吃云吞面……什么?你吃腻了?那带你去吃盐焗鸡,什 么,这你也吃腻了……」
 
  几个时辰后。
 
  太阳已经离开中天,热量也随着其越来越靠近地平线而越发减弱。第八色影院www.pao14.com  密林中的一片残垣断壁中,一只浑身黑羽的雄性山鸡正在其中游荡,很快, 一处草丛里的东西引起了它的注意,它摇摆着身子上前,却见草丛中是一堆散发 着香味的东西,根据它大脑中的经验判断——这是花生,一种自己很喜欢的食物。 
  它和其他的同类一样是独行者,也并不是第一次到这片区域来了,它那简单 的大脑并没有怀疑那些孤零零存在的花生有何异常,昂首阔步就走向前方的草丛 ……
 
  距离刚刚好,它迫不及待就啄起一个花生米吞下了肚子,还想如此来第二次 时,它身周方圆两尺的地面「轰」得一声,便突如其来向下陷入了五尺有余,这 只山鸡虽然和人相比行动很灵活,毕竟不能未卜先知,当即就随着塌陷掉入了下 面的陷阱,纷飞而下的泥土碎石将它整个活埋在了里面……
 
  远处,苏天行听闻土石崩落的声音,轻轻的对身边的同伴说:「陷阱被触发 了,去看看它有没有上钩……」
 
  和阿貂从镇上茶楼里听完北辰二狗的《演辰书》回到军营外,刚好袁据已经 回来了一刻有余,几个人就像往常一样进山打野味儿玩了。
 
  按理说军中规定是不能随便外出的,但袁据一直从做军妓的几个义姐那里拿 到了不少金钱,自然是可以打点一下军纪管理员了。
 
  藏身在一颗大树上的四人或爬或跳都下来了,漫步了几百丈之后,尽皆止步 于一处黑洞洞的深坑前,坑底,正传出一阵阵激烈的「咯咯」叫唤声。
 
  「看来是一只山鸡,而且还有力气叫唤,应该没受什么伤……话说这种弱智 的陷阱也能奏效,我真是服了。」站在袁据旁边的陈扎喇说,虽然说的好像是废 话。
 
  「把它弄上来……」袁据说着就跳入坑中,那山鸡的身体被掩埋在土中动弹 不得,见有人下来了顿时惊恐无比的一边挣扎一边大声惨叫起来。
 
  袁据却是一把捏住它的脖子,只制住了它的大叫却没伤其性命,很快就提着 这只大公鸡出现在其他人面前,几人分工合作将它宰杀洗净,就地生起篝火,用 长长的树枝串起便放于火边炙烤。
 
  由于它的体型实在太大,故而是左右剖为两半进行烤制。
 
  苏天行虽然数年前就开始出来玩耍,但起初只是在镇子上听听评书啊看看戏 之类的,两年前和袁据成为好友后便经常进山来打野味消磨时间。
 
  今天进山的四人中,阿貂是觉得有趣所以才跟着来,而且她那灵敏的鼻子也 可以起到嗅出危险预警的作用。
 
  至于陈扎喇,虽然只比袁据大一点,却是一个老军官收养的孩子,有一半且 族血统,所以名字才这么不伦不类。从小随退伍的那军官在山中狩猎采珍,对山 里的事知道得很多,军官死后他就到军营参军了,是袁据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山里有很多肥鸡,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但这些野味警觉性极高,有人靠近 立马跑得无影无踪,有茂密的植被阻挡视线,又很难远距离狙杀,当树木稀疏时 它们又躲在窝里根本就不出来活动。
 
  最近虽常见有禽类在这附近游荡,但布置这陷阱本来只是想捕捉一些其他较 笨的禽兽,看来这只山鸡只能怪自己太不注意了。
 
  「这陷阱也不怎么复杂,没想到这么快就奏效了……」陈扎喇看着开始冒出 丝丝油脂的鸡肉,目光却是看着远处:「只是用陷阱好像还差一点意思,咱哥几 个何不再去亲手捉几个野味?」
 
  其余二人也有此意,也不再啰嗦什么,叮嘱了阿貂怎么才能让火不灭后便火 急火燎起身离开,三个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视野中。
 
  「这几个臭男人,留我一个人,说走就走,万一这附近有鬼怎么办……鬼好 像白天是什么不够出来的,万一有僵尸也很危……僵尸好像也是晚上才出来的啊 ……」阿貂双腿向前坐在古砖铺就的地上,扶额自言自语。跳动的篝火映照着白 皙的长腿,却无人欣赏。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半个时辰,三个好动的少年提着一些毛茸茸的东西回来了, 待放下后近看才见是一些野兔狍子之类的东西,而袁据的肩上却是扛着一只大野 猪,从它脖子上的血迹来看应该是被刺穿了咽喉而死。
 
  「这只猪有一百多斤吧……」阿貂看着「躺」在地上的野猪,凑过来好奇的 问。
 
  「看来这次是吃不完了,不过它的皮和肉应该能到镇上卖一点钱。」三个人 通力合作,那野猪很快就被开膛破肚了,但外表上没什么变化,烧烤时就从内部 割取肉块,这样能有一个好卖相。
 
  不一会儿,篝火边又多了几串肥瘦混杂的野猪肉,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这 些肉都切得很大。
 
  「看样子应该熟了吧……」阿貂看距离自己最近的烤鸡依然变得金黄,迫不 及待的就撕下一大块鸡腿肉整个塞到嘴里咀嚼起来……
 
  「阿貂姑娘你以前就会烤肉?也不看看里面是不是熟了就吃……」苏天行一 边说着一边转动手握的树枝,在草原上进行烧烤的往事他还记得,吃生肉可不会 有什么好后果。
 
  「天行哥哥你能不能别加姑娘两个字,叫我阿貂就行了,你又不是才认识我 ……而且生肉熟肉对我都一样的哦,对了,你们谁带盐了……」
 
  「也对,阿貂是半妖,妖怪都喜欢吃生肉的……」陈扎喇从怀里取出一瓶子 粗盐,在自己手上的鸡肉上洒了一点,然后将其递给了对面的阿貂。
 
  一只肥鸡很快逐渐被四人瓜分得差不多了,只有几串野猪肉在炙烤下噼里啪 啦的作响,虽然还有一段时间才入夜,时不时却有寒风吹过,让人身上不由自主 的泛起一丝丝冷意。
 
  「喂……你们听见了吗,这附近怎么有一种奇怪的声音……」阿貂突然用一 种疑神疑鬼的语气问众人,好像附近真的有什么东西一样。
 
  「你自己就是个半妖,难道还怕有妖怪来抓你不成。」陈扎喇咬下一口烤肉 一边咀嚼一边调侃她。
 
  「可我真的……」
 
  「我们没听到什……不对,你们仔细听听,真的有声音……像……像小孩子 的哭声……」
 
  「还真是,这荒郊野岭哪里来的小孩子……」
 
  「阿貂,这声音出现多久了?」
 
  「大概有快一个时辰了……刚开始还没有什么,可它在变得越来越大,我好 害怕啊……会不会有鬼啊?」
 
  「不会,白天哪里来的鬼?而且这声音出现了那么久都没事儿。」
 
  「袁据弟弟说得对啊……可,我听见了就忍不住的害怕,捂住耳朵也没用… …」
 
  陈扎喇将手中举的烤肉都吃完了,奇怪的看看阿貂:「你胆子怎么这么小啊, 估计是什么禽兽的叫声,难道你就不会什么让自己不害怕的方法?」
 
  听对方的话,阿貂先是想了想,然后不好意思的笑了:「有的,只要……只 要有人和我肏……啊不,有人和我进行鱼水之欢……我就不会害怕了。」由于平 时喜欢和各种男人玩,她差一点就把「肏屄」这个粗俗不堪的词说出来。 
  袁据和苏天行和阿貂认识了这么久,还从没有听她说过这个,也不知道是不 是她饱暖思淫欲随便编个理由来求肏,二人对望一眼本来想说那就先回去好了… …
 
  可是……阿貂说着便对陈扎喇投去一种魅惑的表情,陈扎喇还没有被美女这 样看过,下面顿时搭起了帐篷……
 
  阿貂看对方这种表现,立即起身向陈扎喇爬去,裙摆晃动中巨大的屁股隐约 可见,不一会儿就到了陈扎喇身边,将身上轻薄的衣物解开扔到一边,白皙莹润 的胴体就贴在他身上上下摩擦起来。
 
  陈扎喇还没反应过来,阿貂的五指就探入了他的裤裆抓揉起硬梆梆的阴茎来, 感受着美女呼出的灼热气息,他的右手用力将阿貂的一只巨乳握住,嘴巴则是吻 上了她的脸颊,并伸出舌头在白里透红的肌肤上舔舐着……
 
  远处的苏天行和袁据根本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得这么快,现在阻止也来不及了。 阿貂向他俩投过来的目光也是带着「欲求不满」四个字,想来是希望再勾引两个 人玩群交了。
 
  袁据已经把阿貂的身体玩了很多次,苏天行却是对男女交媾不感兴趣,只当 做没看见阿貂的眼神。五月色播影音先锋在线影院www.pao10.com 过了约有一刻钟时间,那种小孩哭闹般的声音开始变得更加清晰,把阿貂和 陈扎喇交媾的啪啪啪和呻吟都压了下去,仿佛近在耳畔一样,配合着随风摇曳的 林中树木,更添阴森诡异之感。
 
  「这声音究竟怎么回事,让人头皮发麻……」
 
  「看来此地不宜久留……」苏天行一句话没说完,只见几丈外的树丛一阵窸 窸窣窣的动作,一个黑影从中猛然窜出,并向这边冲来,袁据刚刚把手放在腰间 刀上,那黑影已在离篝火五尺处倒下,仔细一看却是一个人形物。
 
  袁据看了看身边的同伴,然后小心翼翼的上前探查那黑影,苏天行也紧随其 后跟上。
 
  还没有走近,那个黑影便用双手有气无力的将身上的黑色东西扯掉,用熟悉 的口音大叫道:「是我啦,你们这几个晚辈还把我当做怪物了嘛?」
 
  原来这黑影是以前经常给常安酒楼送海鲜的渔民老虾虎,为人勤奋实在,这 个外号叫多了也没多少人记得他的本名了。
 
  「虾叔,你跑这儿来干嘛?」袁据看对方好像还有点无力的样子,和苏天行 一起扶着他坐在篝火旁。
 
  「你这个倒霉仔,又这样叫我,好像我是个瞎子一样,我到这山里来也简单, 就是为了采药给我那乖女儿治病……」老虾虎拍了拍胸脯,将气理顺了才愁眉苦 脸的说。不过抬眼看见了远处沉浸在性交中忘我的阿貂后,眼神就有了一些变化。 
  「前几天又到了捕捞大龙鱼的时节,我便和几个兄弟准备了一下然后出海碰 碰运气,我那十三岁的女儿知道了就想跟去看看热闹,我想以前打鱼都很顺利, 大不了打不到鱼带着她回来就是,谁知道……谁知道她在一座小岛的沙滩上捡到 了个带有北巫诅咒的贝壳……回家后就昏迷不醒,这种诅咒只有几个方法可以破 除,其中一个就是采集几种草药按比例调配,塞于上五孔和下三孔处就可以……」 老虾虎说话时眼睛一直盯着阿貂那不停扭动的肉体,说到一半时终于忍不住走到 阿貂的屁股后面,掏出树枝一样的阴茎就整个插入她的肛门抽插起来…… 
  苏天行和袁据知道阿貂多么想要再来一个人搞自己,所以也没有阻止老虾虎。 只是袁据好奇的问:「那几个孔?是什么意思?」
 
  「喔……啊喔……这姑娘的屄真紧……就是……耳朵眼睛嘴,骚屄尿道口和 屁眼嘛,小伙子孤陋寡闻了吧……」老虾虎双手牢牢地抓住阿貂的一对巨乳大力 挤压,配合着躺在地上的陈扎喇把阿貂肏上了第二次高潮。
 
  原来老虾虎刚刚回来就火急火燎的进山采药,差最后一味药时却怎么也找不 到了,本来想再找不着就下山明天再来,却点背的惊动了一窝杀人蜂,被追了半 个多时辰才逃到这里来,身上黑色的东西是一种河中淤泥,涂抹全身可以让虫豸 把自己当做死物看待。
 
  那杀人蜂这么久都没有出现,看来是放弃追杀这个人了。
 
  「原来如此,北巫诅咒我也听说过一些,没想到还能有这种解法……」苏天 行在故乡时,听过很多关于诅咒的事,此时不禁想起了故乡的人们都活的如何… …
 
  老虾虎嘴中不是骚屄就是屁眼之类的下流词汇并未让袁据觉得有什么问题, 只是对方说自己孤陋寡闻他还不服:「你老人家说我孤陋寡闻,那你说说现在周 围的怪声是什么来历?」
 
  「姑娘,我来肏你的屄好吗?」老虾虎见一脸淫荡的阿貂点头,便和陈扎喇 交换位置,双手抱住阿貂张开的修长美腿,挺动阴茎就抽插起她的肉缝来。肏得 有感觉了才回答袁据的问题:「你们不知道吗,这座山上有很多古墓,隔几年就 会发生一些怪事,想当年我也是一个远近闻名的掘墓人,在这山上盗墓时也很多 次听见这些声音,没什么大不了的……」
 
  听到盗墓两个字,袁据和苏天行都很好奇和向往,他俩这些年的玩耍不是到 镇上玩就是上山打野味,久了也挺无聊的。
 
  「对了,自古相传这密林底下埋葬着一位从西方仙国远嫁给邲国国主的公主, 不知道虾虎叔可曾掘过这墓?」苏天行突然想起镇上的说书人说过的一个古代故 事,便好奇的问面前这个曾经的掘墓人。
 
  「这个传说嘛,我们那渔村里也有传闻,我看应该有八九分可靠性,只是这 种大墓都很难挖掘,我这种小打小闹的怎么敢去盗?」老虾虎有点哭笑不得的回 答。
 
  「虾叔,离此不远的地方最近常有人挖出古物,说不定是那里有一个古墓存 在,你看能不能和我们……」
 
  「袁据你小子原来不安好心,我说怎么把自己的女人给我肏,没想到居然是 想让我帮你盗墓?」老虾虎佯怒,阳具对阿貂的征伐却是更加猛烈,直让她在淫 水泛滥中嗷嗷浪叫。
 
  袁据本来想辩解说「阿貂不是我的女人」,但仔细一想阿貂的身体自己是想 玩就能玩儿,这和是自己的女人也没区别吧?
 
  「虾虎叔你别生气,既然找不齐药材,何不到墓中求索?实不相瞒晚辈并不 是东土人士,知道破诅咒还有一个更加简便之法,即是将墓主口中所含玉器放于 火中炙烤,后于锅里滚水煮制六个时辰,最后滴入一滴血给人饮下汤汁即可…… 虽然说我们也是想到墓中去开开眼。」苏天行整理了一下篝火,对正享受着美女 膣腔的老虾虎说。
 
  老虾虎看对方一头灰发和高大的身形,倒和北界人的特征一致,且用尸玉解 诅咒他也听说过,不过要用刚刚离开古墓的玉才行。
 
  「可我答应过我老婆和老母,再也不掘墓了的……」老虾虎第二次射精了, 当精液尽数射入阿貂的子宫中时他拔出阴茎,一边说一边绕到阿貂面前让她为自 己舔干净残留的精液。
 
  「不告诉她们不就行了,而且你女儿死了你就能接受?」袁据看对方被苏天 行的话说动了,赶紧乘胜追击,其实他说的也没什么不对。
 
  「好吧,我们这就去你说的那个地方看看,如果没有古墓或者古墓太大了, 我还是不能答应你们……」老虾虎提上裤子,带着几分无奈说。
 
  说着袁据就带着老虾虎,向密林中的一处高地走去,苏天行也把高潮后软趴 趴的阿貂和陈扎喇叫起,让他们穿上衣服跟上,五个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密林 中。
 
  「那堆篝火怎么办?」在树木草丛中穿行了一会儿,陈扎喇问旁边的袁据。 
  「随他吧,那个地方我都洒了药物,也不会有什么野兽去搞破坏。」袁据刚 刚说完不久,众人眼前便豁然开朗,前方是一个空旷的碗状地形,中间有几根石 柱组成的圆阵,其周围只有几株不高的枯树环绕。
 
  几人凑近一看,那些柱子约有四尺直径,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奇怪字符,想 来是曾经用做祭祀或者占卜的。而在柱子环绕的正中,是一个直径三尺的圆形洞 口,看样子像井,却没有打水用的轱辘。
 
  「袁据弟弟,这里应该是一个祭坛吧,怎么会有墓……」阿貂的话刚刚说了 一半,一边的陈扎喇已经刨开了一层薄薄的土,将底下黄泥中嵌着的几个铜环般 的东西暴露了出来。
 
  「阿貂姑娘说得对,这里是一个祭坛,不过这个祭坛却是在古墓之上修造的, 这里的风水也符合贵族选择墓地的习惯,还好那些人造祭坛时没把这个洞封上… …我们下去吧。」说完,老虾虎便身先士卒的从那洞中跳下,过了一会儿嘭的落 地声才响起,估计这洞至少有两丈深。五月色播影音先锋影院www.34mmm.com  老虾虎的声音从下面传出时已经变得有点跑调:「这下面没危险,你们下来 吧。」
 
  「阿貂,你胆子这么小,还是和陈扎喇在这里等着或者回去吧。」
 
  「才不呢。」
 
  不多时,陈扎喇,苏天行,袁据和阿貂都先后下来了。值得一提的是,陈扎 喇是通过洞壁凹凸不平的石砖爬下来的。
 
  洞下的空间直径约三丈,四壁用青色的石砖堆砌成了弧形,经过了这么多年 依然没有褪色。
 
  老虾虎从苏天行那里接过一根火折子点燃,在靠近地面的墙壁上搜索起来。 
  很快,老虾虎就在一片毫不起眼的石砖前停下,用手指着那里对其他人说: 「这里就是墓道的入口了,看样子是楚朝之前的,规模应该不会太大,墓主大概 是诸侯……这种墓我是可以盗,不过五个人也太多了……」
 
  袁据说:「不多,我这个朋友有一身好武艺,陈扎喇他懂很多救人的方法, 阿貂……她其实是一个半妖,之前你肏她时还抓着她的尾巴一直摸呢,她的母亲 是一只雪貂妖,鼻子能嗅出很多危险的东西……」
 
  老虾虎看袁据不像说谎,而且老虾虎也只是对盗墓的技术很熟练,对方说的 这些长处也确实挺有用的,就答应了:「阿貂姑娘你到旁边呆着吧,你们几个男 的就过来拆掉这墓道上的封砖,我教你们,你看,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不就 拆下来了?」
 
  那砖墙本来只在一个角落里存在一条可纳手指的缝隙,只见老虾虎伸手将那 缝隙摇晃几下,然后用双指一夹,石砖就有好几块被抽了出来。
 
  老虾虎如此操作后,墓道的其他石砖之间都「咔嚓嚓」的出现了缝隙,老虾 虎得意的说:「若是其他朝代的墓,绝不会有这么松懈的墓道,不然我是不会赤 手空拳就来掘墓,到擦黑之前应该就能大功告成。」
 
  「这墓道里的砖要全部拿出来?」袁据学着拆了一块砖,对蹲在旁边的老虾 虎说。
 
  老虾虎说:「不必,我以前挖过几个这种类型的,墓道应该是倾斜向下,最 长有十丈,只要将上面的砖拆掉腾出进出空间即可。」
 
  阿貂看他们说的都是自己听不懂的东西,只好无聊的抱膝坐在边上静静看着。 
  这种墓和近代墓大相径庭,建造时通过一个直径半丈的方形通道打通到地底 数丈处,然后在逼仄的地下空间开始修造棺床墓室,材料和工具都由方形通道输 送进去,当墓主完成下葬后便把通道用一块块正方形石砖封上成为墓道,墓道距 离地面不远处都会有一个相对宽阔的空间,这可能是因为古人的某种信仰。 
  阳光从这空间上方圆洞中倾泻下来,在地上投下了一个光斑,光斑的形状缓 慢变化,昭示着时间的流逝,阿貂已经无聊得快睡着,在出去了一会儿觉得一个 人没意思后,又重新跳下来了。
 
  此时墓道已经清理出一个高四尺宽三尺的空隙,拆出的砖块都堆在一旁。这 时老虾虎从黑黢黢的空隙中探出头对阿貂说:「墓道快挖通了,阿貂姑娘你进来 帮我们闻闻有没有什么不好的东西。」
 
  「哦。」阿貂听马上就要进入古墓内部了,兴高采烈的点头就爬入空隙中, 老虾虎以保护她的名义跟在后面。
 
  由于阿貂跟着苏天行去镇上时穿着的一件月白长衫,到现在一直没换过,这 层衣物下就是没有任何保护的胴体,当阿貂在老虾虎前面爬行时,短短的下摆总 是让诱人的巨臀和鲜美的肉缝暴露无遗。
 
  二人的距离又很近,阿貂的肉体和阴户中散发的味道和气息老虾虎感受得是 清清楚楚,毕竟上一次内射这美女过去了很久,下体早已勃起的他终于忍不住的 把右手伸入她的胯下,两个手指揉搓着她的阴蒂,其他手指则是插入她的肉缝不 停抽插。
 
  「啊……」阿貂遭遇这种偷袭,身子竟一阵颤抖,肉缝中喷出一根粗近一寸 的水柱,直直的喷溅到下面砖上,她高潮了。
 
  老虾虎的右手在这个过程中一直没离开阿貂的阴户,见阿貂因高潮而停了, 对她说:「快走吧。」
 
  阿貂本来想说些什么,但这时候老虾虎又在她的嫩肉在搅弄,用这种方式督 促她前进,就像是用鞭子驱赶牲口。
 
  很快二人就和墓道尽头的苏天行、袁据汇合了,老虾虎的手都被阿貂的淫水 打得水淋淋的,苏天行对她说:「半妖的鼻子能闻到常人闻不到的东西,你闻一 下这里有没有什么不正常。」
 
  阿貂仰起头来,耸动着鼻子四处嗅起来。五月色播影音先锋www.mmm31.com 借着火折子的光线,袁据看见阿貂正在做的动作,忍不住想起了发情期寻找 公狗气息的母狗……
 
  阿貂仔仔细细的嗅了一圈,对众人说这里一切正常。然后几人将面前的砖块 拆下,一堵闪烁着晶莹光泽的黑玉墙便出现在眼前。
 
  「这是真的玉么?」陈扎喇趴在最靠边的地方,被那美丽的光泽深深地吸引 了。
 
  「看样子应该是真的,我以前那几个师兄弟也挖出过比这还高档的……不过 这种东西都是从极度深寒的湖泽中产生,带有损人寿命的浓烈寒气,又动辄上千 斤一块,故从没有人把它带出去过……」老虾虎也被这玉所震撼,欲火都熄灭了 十之八九。
 
  「陈扎喇你也别失望,这个东西我看泛着一股邪恶,还是去里面顺一些陪葬 品吧,也能发一笔横财了……」袁据看陈扎喇面带贪婪的抚摸着黑玉墙,出言开 导他。
 
  「这后面应该就是墓室了,别看这黑玉沉重,可破解也很简单,陈扎喇你应 该认识很多植物吧?」
 
  「这个当然,虾虎叔。你有什么事就吩咐吧。」
 
  「你去外面采几斤铁伤蒿的枯枝来,我刚才看这林中到处都是此草。」 
  陈扎喇点点头,然后飞快的爬向外面。
 
  苏天行不知道他这是搞什么鬼,问:「那我们在这里干嘛?」
 
  老虾虎嘿嘿一笑:「当然是脱裤子了……当然不是干那种事,而是……」 
  只见老虾虎掏出半硬的阴茎,对着玉墙就开始放尿,阿貂虽然很喜欢男人的 阳具,但还是第一次看着别人小解,也因为怕被淋上尿液,赶紧和苏袁二人后退 了几步。
 
  老虾虎的存货不是很多,很快就完事了,这才对其他人解释,原来只要把黑 玉墙淋满尿液,再焚烧铁伤蒿让其受热,让它收缩一些,用力向内推动,就可以 一直把这堵道的玉石推回墓室。
 
  这种方法很多盗墓手艺人都会,老虾虎是从恩师那里学的,至于原理就不得 而知了。
 
  老虾虎看着被淋湿了一大半的黑玉墙,对其他人说:「恐怕还不够,你们也 来贡献点,阿貂姑娘,你也来吧。」
 
  众人看老虾虎一脸严肃不像开玩笑,都答应了下来,阿貂不好意思的说: 「你们先吧。」
 
  袁据靠近玉墙解开裤子开始排尿,没一会儿就尿完退了回来。色大姐影院www.mmm43.com 轮到苏天行时,阿貂却是一反常态的从后面偷偷看着他的阴茎,「哇,天行 哥哥的鸡鸡好长,要是能……」阿貂清晰的看见苏天行的阴茎现在处于疲软状态 就和一些人勃起时长度相差无几,如果勃起后抽插自己的屄一定很爽…… 
  苏天行若知道阿貂在想这些,怕是会当场吐血。
 
  苏天行用的时间要长一些,系好裤子向后退了几步时表情还有点尴尬。 
  「现在到我了?」阿貂不好意思的向前爬了一段,撅起大屁股对准黑玉墙, 但是半天都没有动静,对众人做了个无奈的表情:「我尿不出来啊……说不定需 要一些刺激……」
 
  老虾虎看她的表情带上了一点淫荡,便让她挪过来坐在自己身上,他躺于地 上,让阿貂的阴户正对玉墙,双手牢牢地握住她的一对巨乳用力揉搓,坚挺的阴 茎猛地插入她的肉缝,之后玩命般的猛烈抽插起来,如狂风暴雨的性刺激瞬间弥 漫她的全身上下。
 
  墓道本就逼仄,阿貂和老虾虎交配时发出的啪啪啪声以及她的浪叫声被聚拢 起来,可说是震耳欲聋。
 
  原来刚才袁据对老虾虎说过,阿貂的身体很敏感,如果一开始就不要命的肏 她,她十有八九会很快高潮到失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尿了……」没一会儿,阿貂的高潮到来了。 
  老虾虎不想被尿液打湿阳具,赶忙把射精边缘的阴茎拔出,随即有两道大小 不同的水柱从她的下体喷出,上面的是白色的,下面则是金黄色的。
 
  两道水柱都刚好向黑玉墙射去,阿貂可能很久都没有小便,在白色水柱消失 后金黄色的还喷射了好一会儿。
 
  一想到美女在自己身上被肏得小便失禁,老虾虎心里一阵没来由的变态快感, 拔出的阴茎又处在射精边缘,此时射出来大量白浊的精液,把阿貂的大屁股和会 阴都糊上了一层。
 
  高潮后有点迷糊的阿貂被苏天行拉到了一边,这时候陈扎喇拖着一大堆枯草 爬了进来,老虾虎看着在黑玉墙下边积成的尿液潭,从陈扎喇手中拿过枯草,让 众人先退出去。
 
  墓道中只剩下了老虾虎一个人,他把那几斤枯草紧贴黑玉墙尽量堆得致密一 些,用火折子一点,草堆边缘的一点了火星,并开始缓慢向里扩散。
 
  草堆在「哧哧」的细微声响中慢慢的燃烧着,可闻草木燃烧时的清香,却并 没有任何烟雾生出。
 
  老虾虎看燃烧之势正常,也退出墓道,和其余人一同等待。按规矩燃烧过程 不能有人一直盯着,不然就会毫无效果,老虾虎虽然金盆洗手了数年,这些东西 可一点也没忘。
 
  过了两刻钟左右,老虾虎目光扫过袁据和苏天行,以及正被陈扎喇一边双手 揉搓巨乳一边舌吻的阿貂,从地下站起说:「时间到了,可以去看看了。」然后 俯身钻进了并不深邃但一片漆黑的墓道。
 
  袁据随后也钻了进去,苏天行推了推身边忘我的二人,也紧随其后。
 
  草堆已经被焚烧成一堆黑灰,几人撒的尿也干涸得不见痕迹,不知道是蒸发 了还是流入墓道周围的罅隙了。
 
  狭隘的空间里弥漫着一阵似是尿骚味却又显得并不那么难闻的气味。
 
  「这里的气味虽然不怎么好,但对人不会造成什么伤害,现在我们只要用力 将这堵玉墙向内推就可以了……」老虾虎对其他人一说,当先把手按在黑玉墙上。 
  其余四人为了能触碰到玉墙,都把身体向前挪了挪,一时间四人的躯体便因 为墓道的狭隘而挤作一团,仿佛是几条凑在一起的虫子般。
 
  「这样……可以了吗,你的奶子都挤过来了……」陈扎喇对这种姿势显然很 不喜欢,对老虾虎说。
 
  老虾虎也被挤得难受,大声说:「咱们用力推。」话音刚落,几人便共同发 力,虽说不上默契,但巨力之下也没什么声音发出,黑玉墙就像木槽中的滑块一 样向后退去。
 
  「动了……跟上。」老虾虎一边说,一边跟随着滑动的玉墙向前爬了几步。 
  其他人都依葫芦画瓢的照做。
 
  之前下面还有一层石砖垫着,现在随着黑玉墙的滑开,墓道的高度又恢复到 了半丈,虽然还是需要俯身,却不需要再像狗一样爬行才能前进了。
 
  如此过了约一丈距离,黑玉墙和墓道四壁的空隙像是越来越大,借助人力的 推动便加速沿着倾斜的坡道极速滑动,只是刹那,「砰」的一声传来,「看来是 那块黑玉滑入墓室中了……」陈扎喇说着就想向前爬。
 
  老虾虎拦住了他:「这种墓虽然都不会有什么机关,但还是等它里面通风一 会儿才方便进去。」
 
  老虾虎又似是自言自语的说:「这个墓如此明显,又没有被盗发之迹,却到 现在才被吾辈发现,难道这门手艺的后人真的越来越少了?」
 
  果然,一阵阵阴冷之气经由墓道向外流动,让其中的几人身上都冒起许多鸡 皮疙瘩。还好不到一刻钟这股晦气就散尽了,袁据将胡思乱想中的老虾虎推了推, 老虾虎这才说:「通风时间够了,进去吧。」
 
  几人向着墓道尽头前进,即将进入墓室时却突然传来一声惊恐的尖叫,听上 去好像是「妈呀」,回头一看,借着火折子的照明,走在最后的陈扎喇正大汗淋 漓的瘫倒在地,一脸恐惧,仿佛见鬼了。
 
  「你干什么?见鬼了啊。」阿貂回头问陈扎喇。
 
  「脸……脸……」陈扎喇上气不接下气,话都说不顺溜了。
 
  「到底怎么了,别老母鸡管自己叫妈——自己吓(下)自己。」老虾虎也有 点不耐烦的问,刚才那种尖叫也太渗人了,简直像恶鬼叫唤。
 
  「我看你是手摸到了一张人脸吧?」苏天行发话时,墓道此处上方正好亮起 一长条橘色的光芒,像一盏灯,把这附近照得有如白昼。苏天行又指着发亮处解 释说:「你们东土的墓葬都有在墓室和靠近墓室的墓道中放置长明灯的习惯,但 灯只是理论上可以长明,时间久了就会无故熄灭,需要用手重新把灯油搅拌均匀 方能继续点亮。」
 
  「天行小兄弟,你既非东土人士,又怎会知道这么多?」
 
  「不瞒虾虎叔说,我从小就听长辈说过许多东土的事,所以……」
 
  当老虾虎问着苏天行时,陈扎喇通过灯光看清楚了,这段墓道的壁上已经不 是之前的普通岩石,而是一种罕见的白色材质,类似于大理石。其上布满了许多 浮雕,多半都是各种表情浮夸的人脸……看来自己就是摸到了这些东西。 
  当陈扎喇恢复正常,第一个进入漆黑的墓室时,苏天行却依然盯着像一幅幅 凹陷下去的浮雕,面带不安的说:「你们没有发现……袁据他不见了吗?」 
  「对啊,怎么会这样……」
 
  「啊!」陈扎喇刚刚壮胆进入墓室就听到苏天行这样说,顿时张皇失措的重 新又回到墓道,这次他的惊叫声小了很多,其他人都没有在意。
 
  老虾虎看了看有点神经紧张的陈扎喇:「你们看这小子摸到个浮雕就吓得跟 什么一样,袁据和他是狐朋狗友,估计也是胆小被吓得回去了。」他又看看苏天 行:「苏兄弟,你说是不是?」
 
  苏天行正观看着壁上浮雕,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说:「也许吧,这墓应该没什 么邪门的。」
 
  老虾虎又大声说:「我们快去拿了宝货回去吧,不然天色晚了可不好下山啊。」 
  老虾虎和阿貂都进入了墓室,这回陈扎喇学乖了,等他们进去,见没什么怪 事儿了,才最后进去。
 
  这墓室也和墓道一样,安装有长明灯,不过一共有东西两盏,非是置于墓顶 而是在墙壁上。
 
  老虾虎也和苏天行一样知道这种东西,用手搅和了几下其中灯油,手上一阵 发热后就赶紧收手,方形灯盒中就慢慢亮起光芒——却是绿油油的,有如鬼火。亚洲色色www.ddd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