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老师小说  »  跟老师在学校做爱
跟老师在学校做爱
     过了午饭,当马千里上了第一节课堂后,这回到王可雅来课室找马千里,她当着其他人面前指他的功课完全是一塌糊涂,并带他离开直至他的功课妥当才放他下课。授课的老师见马千里离开完全是没有影响,所以也不加阻止。于是马千里孭着书包跟着王可雅走,一路上两人一句说话也没有说,直到王可雅将马千里带到顶层的空置课室后,她才说:“你今天上午很过分,竟然和班主任在诊疗室胡混。你知不知道若果被人发机后果很严重的!”

马千里上前将王可雅揽着,一手隔着衬衫把玩她一边乳房,说:“你生气吗?是不是我没有通知你?”

王可雅按着他的手说:“这是学校你不要乱来?我不想被人发现我们的关系,你放开我吧!”

马千里说:“你真的不想被我揽着,你再问自己,你为甚么带我来这个空置课室?”

顿一顿后他的手又再搓着王可雅乳房说:“为甚么你现在不将我的手推开?”

王可雅说:“你不要迫我吧!”

马千里说:“我替你说吧!因为你潜意识中渴望和我造爱。如果你真的不想现在就用力将我推开。”

王可雅看着马千里双目带有强烈征服的目光,而他更慢慢的贴近,当他的咀贴上王可雅的樱唇后,王可雅只浑身一要便乖乖的任由马千里吻着,到后来王可雅经一轮热身后,她更主动拥着马千里热情的送上香吻和香舌。

两人吻了一会后,王可雅才稍稍推开马千里说:“不要再这样吧!我怕会受不了。”

马千里说:“你想不想和我造爱?”

王可雅羞羞的说:“想!……但我不想在学校……”

马千里说:“你下午还有课堂吗?”

王可雅说:“没有!”

马千里说:“那我和你一同逃学,到你那里好吗?”

王可雅说:“我是老师怎可以逃学!”

马千里也没有理会她的反对便拉着她向教员室走去。

当走到教员室门外时,马千里说:“我在下面等你。”

说完便走了。

马千里在大楼外等了王可雅十数分钟,王可雅才慢慢地走来,马千里说:“你不想吗?”

王可雅说:“这是你累我的,我下面湿念念不舒服,要我清理一番才可以走。”

马千里说:“走吧!”

于是两人便向校门走去,碍于是学校范围,所以没有手牵手,但远离开校后,马千里就牵着王可雅的玉手直奔车站。

当他们到了王可雅家里,马千里一手将大门关上后,他便拥着王可雅热吻,一双大手更去解开王可雅衬衫的钮扣。王可雅又阻止他,说:“我现在不想,除非……除非……”

马千里说:“除非怎样?快点说吧!”

王可雅说:“除非你可以弄得我求你来……干我……”

马千里说:“你何时变得这么淫荡!”

说完他便将王可雅按到墙上,并将她的衬衫及长裙脱下后,一边欣赏她身上的黑色蕾丝无肩带乳罩及同款的丁字裤,一边用双手轻抚她玲珑有致的娇躯,说:“看不出端装的衣服下竟是一套那么性感诱人的内衣裤,你是不是穿来引诱我?”

王可雅的呼吸也渐渐地加快,但却闭上双眼没有理会他,马千里说:“你现在不说,看我稍后怎样对付你这个淫娃老师!”

于是他再将王可雅的内衣裤地脱掉,接着把她的玉背贴在胸前,一双大手把玩着她一对玉乳,一口在她的耳壳又轻咬又吻,说:“你感到怎样?舒服吗?”

王可雅也没有理会他只是一双玉臀往后圈着他的脖子,小咀轻轻的叫出“嗯嗯呀呀”的轻吟。

其实这时王可雅体内的欲火也渐渐加温,她只想一副身躯让马千里玩过痛快。

当马千里的左手探进她的xiāo穴时,下身的空虚得到一些充实,yín水更不受控制而泄出,在马千里的两根手指开始抽插她的xiāo穴,yīn蒂受到正面的冲击,而乳蒂亦同时给马千里搓揉,xiāo穴的分泌出的yín水更可以说是喷出来形容。

马千里看看地板上王可雅泄出的yín水弄得湿了一大遍,而再看王可雅的俏脸上更是春情尽现,接着王可雅来个反客为主,一个转身将马千里拥着并把樱唇印在他的咀上,两手更不停的把马千里脱清光,后来她更主动跪在马千里跟前,套弄了他的大ròu棒一会后,便张咀一口吞着大ròu棒智他套弄。

马千里看着平时斯文尔雅的王可雅现在换成发情的淫娃为他口交,还不时把大ròu棒吞抵住了喉头,她尝试着再多吃一点,却呕呕的轻咳起来。虽然棒头一抵入王可雅被包围的感觉十分舒服,差一点忍不住要向上挺动,但又听到王可雅的声音,不免暗暗心疼。当王可雅第二次又含住他,而且抵得更深,他便把大ròu棒抽出并将王可雅抱起放到沙发上。

王可雅说:“你不喜欢吗?”

马千里说:“不是!我只是奇怪,你何时变成这样?”

王可雅说:“都是你这个坏学生将老师一次又一次淫辱,害我……害我……不能自拔,这是你一手造成的。”

马千里说:“难道今天一起逃学,穿上诱人的内衣裤,也是我迫好的吗?”

王可雅红着俏脸说:“你这样和老师说话,我不和你说!”

马千里说:“你现在还可以当我老师吗?”

王可雅给他说得满脸通红,深呼吸一下后便说:“我是没资格再当你的老师,我只想当你的女人,但你仍可以找其他女生,我愿意无条件向你付出,我只想每晚可以给你抱着和你造爱。这样你满意吧!”

马千里说:“当然满意,但我怕找不到像你这样淫荡的AV女神。”

王可雅一手拖着他的咀,说:“不淮你再说!”

她接着把两腿张开让xiāo穴尽现在马千里面前,说:“你说得那么过分,我要你吻我那里,就好像那晚在学校一样。”

马千里便一口吻在王可雅的xiāo穴上,他一时以舌尖去舔弄王可雅的阴核,一时吻着王可雅的yīn唇,一时一条舌头像ròu棒一样抽插王可雅的xiāo穴,把她的xiāo穴弄得一塌糊涂。

王可雅对马千里层出不穷的花样乐得快感连连,她的小咀更呻吟着:“……嗯……嗯……不要只顾……嗯……啊……舔下面……嗯……你怎样……啊……玩也可以……啊……”

她更引导马千里一双大手去搓揉一对玉乳。

经一轮的舔弄后,王可雅经才起马千里的摧残,便在淫本早已淫满yín水的沙发上又泄多一次yín水,马千里又把将她两条白皙无瑕的腿子架到肩上,用棒头在王可雅的xiāo穴口磨着,马千里说:“想要吗?”

王可雅毫不思考便说:“坏学生老公……用你的大东西……来插我的yín穴……我要……”

马千里才满意的将大ròu棒一寸寸的插进王可雅的xiāo穴里直至全根吞没。他捧着王可雅的粉臀由慢加快抽插,到后来更没命的乱干,就像要把她插穿一样。

王可雅紧紧的抱住他的脖子,说:“哎呦……哎呦……轻一点……啊……要命了……啊哎……呀……好硬啊……好长啊……插死我了……我要丢了……丢了……”

虽然在求饶,但是还是迎凑的很淫浪。

马千里不管王可雅,继续努力的干着,不断把她推向高氵朝,沙发更加添不少yín水。

马千里终于来到尽头,挺直的大ròu棒变得更硬,全身一轮颤抖,大ròu棒更是抖得厉害,一股又强又凶的jīng液,直射入王可雅的深处。

王可雅伏在马千里肩上说:“你……要弄死我了。”

马千里也觉刚才过于粗暴,便对她抱歉的说:“对不起!但你刚才实在太诱人!”

王可雅吻着马千里的脸颊,说:“我喜欢你把我弄得死去活来的感觉。”

马千里看看壁上的挂钟已是六时多了,他才发现和王可雅干了差不多两小时,接着他听到开门声,他随即望向大门便见到李佳晔张大双眼望着他和王可雅。

李佳晔看到大厅上散落了马千里和王可雅的衣服,而王可雅的俏脸上展露满足的笑容也猜到刚才战况是何等激烈,说:“你们逃学回来就是为了……马千里你好过分……可雅你竟然……”

她也不知说甚么是好。

马千里将王可雅放到一旁,再走到李佳晔跟前,一把将她拥着并吻上她小咀,李佳晔更迷迷糊糊地让马千里吻着。

李佳晔在半推半就的被马千里带到沙发上,后来马千里把她弄至趴在沙发,随即马千里把她的连身裙推到腰部接着把她的内裤拉下,他一手又探向李佳晔的xiāo穴,摸到之后他显出讶异的神情,然后又笑得很邪恶,接着握着大ròu棒对准她的xiāo穴,便一插而入直至全根没尽。因为她和马千里在诊疗室干完后,还没完全清理再加上目睹马千里和王可雅的情景,xiāo穴立时又分泌出yín水,所以马千里便轻易的插入大ròu棒。

马千里一开始便全速的抽插李佳晔的xiāo穴,一放大手扶着她的纤腰,更使她动弹不得,她唯一可以做的是将粉臀翘起,让大ròu棒可以插得更深入,经过一轮“啪啪”的抽插,yín水一浅李佳晔便已经弃械投降。

马千里向王可雅说:“凝凝!还不替佳晔老师宽衣让她多爽一会!”

于是李佳晔在软弱无助下,一边被马千里干着,一边被王可雅脱过清光。

马千里双手穿过李佳晔的腋下握着她一对玉乳,再也她带到贴在自己的胸前,李佳晔今天实在被插迷糊了,她不停的摆动臀部配合马千里,一股股的yín水更往她的大腿上流。李佳晔受到意外的刺激正想叫出来,但可惜她的小咀被王可雅吻上完全叫不出,她已不辨东西南北,直觉的张开小嘴,与她缠吻起来。由于王可雅拥着李佳晔的关系,所以马千里在搓揉李佳晔的乳房时,便形成他的一双大手被两对乳房夹上,间接使他可任意的玩弄两对乳房。

后来马千里用手指挖了挖李佳晔小巧的肛门,她急忙缩紧肛门,怕马千里深入进来。李佳晔在这样夹击下,已完全溃不成军,高氵朝一浪接一浪。

原本拥着李佳晔的王可雅将柔软的身躯贴向马千里,又将马千里的左手带引到她的下身,并细声的说:“我下面又有些不适,你看看怎样帮我!”

马千里的在手所触之处早已泥泞一片,说:“我看你是发春多于不适!”

王可雅不依的说:“你知道还不来干我。”

马千里一边干着李佳晔,一手搓着王可雅的yīn蒂,说:“待我摆平佳晔,我便喂饱你这个淫娃。”

王可雅把火热的身躯更贴紧马千里说:“那快点吧!”

马千里开始加速挺大ròu棒,李佳晔潮湿的yīn道让他可以把大ròu棒每回都击中深处,使现在小咀没有受到阻碍李佳晔,终于可以浪出声来:“啊……啊……唉呦……我……舒服……啊……哦……”

她再被持续抽干数分钟后,李佳晔也再被推上了顶峰,小咀大叫一声:“啊哟……”

淫液四散飞喷,再度到了高氵朝。

虽然马千里觉得李佳晔xiāo穴在大力的收缩,大ròu棒被挟得又爽又美,可是他刚和王可雅已来了一次,所以才能忍着不发。他将被干得迷迷糊糊的李佳晔安置好后,他便将王可雅按在地板上,抓住的双踝,大ròu棒顶在穴口,藉yín水沾湿了棒头,屁股一沉,便全根没入王可雅的穴中。

王可雅得大ròu棒慰藉重接诱人的快感,喉头唔唔作声,臀部不自主的猛挺,但当她臀部猛挺时,便发现马千里只将大ròu棒插入,并只以色色的目光看着她,王可雅这时春情正浓,极渴望马千里的抽干,于是她喘着气说:“你为甚么……不动?”

马千里说:“我想知道我和你是甚么关系?”

王可雅说:“坏学生!”

听后马千里将大ròu棒抽出一些,她说:“色狼!”

马千里又将大ròu棒再抽出一些,王可雅连说几次也不合马千里的心意,这时大ròu棒已差不多抽离xiāo穴,王可雅将马千里一揽,说:“老公!”

大ròu棒地顺势直插深处,弄得她又“呀”的一声叫了出来,可是她的手脚却没有松懈,反将马千里揽得更紧,说:“我已叫你……啊……老公……哦……你还不来……插老婆的……啊……yín穴……哦……”

马千里说:“除非你答应我给我干你的屁眼?”

王可雅也不听清楚他的要求是甚么,便说:“你要……哦……来便来……啊……”

马千里便不停的抽动着大ròu棒抽插王可雅的xiāo穴,几个来回王可雅的子宫便连连收缩又来了一次高氵朝了,yín水流得更凶,弄得她的屁眼也沾上yín水。马千里抽出大ròu棒把王可雅弄得趴在地上粉臀高翘,他手握大ròu棒对准王可雅的屁眼,便藉yín水之助慢慢的插入。

王可雅在发现时已为时已晚,她只好忍着撕裂之痛承受大ròu棒的抽干,在她适应后痛楚渐渐地化为快感,连前面的xiāo穴也泄出yín水,王可雅并浪出声来:“啊……唉呦……我很……舒服……”

马千里见王可雅淫态毕露,他便辆流在她的xiāo穴和屁眼抽干,这回两人也另有一番滋味,马千里再干了十多分钟,他俯身到王可雅背上,亲吻她雪白的脖子和耳壳,让她浑身发颤,又在她耳边说:“凝凝……你好美啊……我很舒服……”

王可雅xiāo穴不住的收缩颤抖,yín水一阵阵喷出,她又高氵朝了。马千里猛插几十下,然后顺势抵紧子宫口把jīng液射出。

战事平息后,马千里揽着李佳晔,ròu棒还插在王可雅xiāo穴里,他的双手轻抚她们的身体,说:“猜不到这么容易便骗到你们和我上床,而且在床上还那么淫荡,与平日端装的外表,简直是两个人。”

李佳晔一双粉鎚不住打他的胸膛,说:“你说得很过分。”

王可雅推开他说:“你放开我!”

马千里把她们揽得更紧,说:“全校公认的AV女神,现在赤条条的给我抱着,我还这样说,是我不对,那么我就在这三日里将你们喂饱。”